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時間

[我的五四三]雜事

啊 不知不覺又月底了
每次只要過完活動後就又開始行屍走肉了(咦

好像有很多事情應該要做了
卻有點懶懶的

唉呦 反正也只能好命一陣子

--34和36的偷渡線----

三十六歲的他,溫柔是天生的。

當然,他並不覺得自己特別溫柔,那一切都像是出自於本能的(真心,他強調)。也許他對每個人都不錯,但那也不過就是這種程度的溫柔罷了,三十六歲的他想。

不被討厭的存在。如此而已。

有時候三十六會覺得自己也許是因為天生的怕寂寞才會這樣,他習慣的對每個人好、溫柔的微笑或是順手的協助(當然如果對方是個大美女就更完美了),反正也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大事情,而且笑比不笑來的方便多了,三十六歲的他怎麼說也是很懂得社會需求。

可是怎麼可能不會疲憊,怎麼可能在意別人的事情比在意自己的多。
其實三十六是個喜歡自己更勝於其他人的人,卻沒有人真正在乎過。

所以他想,他應該是羨慕著三十四的。
羨慕著那樣討厭麻煩、說著『啊、喔、是喔。』那種不耐的模樣的對方,怎麼說呢,雖然已經三十四歲了還這麼彆扭卻仍然自我的閃閃發光。(這是讚美)

當他這麼和三十四歲的他說著的時候,對方正慵懶的喝著啤酒,他看著他因為酒精而有些紅潤的臉頰,濕潤的唇,喉結順著吞嚥的動作居然意外的讓他覺得性感的,有些著迷,於是他托著臉,只是這麼看著他。

三十四歲的他聽著他說著那毫不像讚美的讚美有些不認同的努了努嘴,他湊過去,用著還沾著啤酒的唇輕碰著對方有些乾澀嘴唇,然後,他看著三十六順勢的、用著舌尖在舔過唇的同時也偷舔了下自己的唇,那讓三十四歲的他覺得燥熱了起來,耳根泛紅的。

真是讓人討厭的遊刃有餘。他捏了下三十六的臉頰,在對方反擊的親了一口中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啊、才羨慕你呢。
可他怎麼樣也不會說出口的,畢竟他是個三十四歲仍然彆扭自我的閃閃發光的人啊。

----

其實是相互羨慕對方的34和36
這兩個人的人格特質在某方面是完全相反的

可他們都不會覺得對方的這點不好
反而覺得擁有這種特質的對方很棒

最後
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親親很棒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