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從你指尖傳來的冰冷溫度

[毒蘋果]國愛國世界大同

*注意*

這是A/P/H 國/擬/人/ 創作
所以為了避免國名問題 二次元創作自主規制
替代性(漫畫中未出現)的非正式人名

中//國// →王耀
俄//羅///斯 →伊凡.布拉金斯基

*配對是露中
*應該算是半糖
*對話無 有自我流的詭異斷句習慣
*非常短(喂)

*論壇貼的版本是國名版 且篇名改為"從你指尖傳來的溫度"*

從你指尖傳來的冰冷溫度


那個人撫摸著自己臉龐的指尖溫度,總是,宛如寒冬的冰冷。

王耀總是這麼想著,
那是個彷彿天生就擁有著天真笑容的溫柔殘酷的傢伙、討厭的。

伊凡.布拉金斯基。

他碰觸著自己的指尖總是冰冷的、冰冷得讓他想哭。
可是僅僅也就只是這麼想著罷了,王耀記得自己不曾替伊凡流過任何以同情為名的眼淚(又或者是同情以外的),也許是對於他的恐懼總是大於那些難以名狀的悲傷(他對著自己這麼說)。

可是,那些不過都是倔強罷了。

他閉起眼睛,拒絕給予擁抱、笑容和溫暖的親吻。
只是對於那人總是不曾變化的笑容和冰冷的溫度的小小的報復。

微弱的抗拒著,卻又任由對方熟悉的打開自己的身體任意的、侵入的。

一次又一次的,悲傷的深入。

他們之間沒有交談,總是連個什麼也稱不上的交合。
王耀有些無奈的想著,才不過四千年世界的變化真的是太大了(雖然問題應該不是這個),他怯懦的睜開眼睛,有些心血來潮的。

注視著,
眼前白皙高大的,正在不停侵入自己的人。

還是那張一點也不純良的笑臉和冰冷的指尖。

搞什麼啊阿魯。
他頓時有點不滿。

王耀努力的伸展著他纖細的手臂,用力的抱著眼前的伊凡,緊緊的,像是想要融合在一起(雖然就很多意義來說他們現在的確是),他決定展開著連自己也不曾想過的最壯烈的報復行動。

他用力的咬上眼前總是沒有血色的唇。

然後,他意外的發現,那傢伙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樣的,露出了從未看過的模樣。

什麼嘛、原來只要這樣就好啦阿魯。
王耀覺得自己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勝利感,他開心的,開心的笑了起來。

儘管最後的下場他是被翻過來又翻過去,痛到不行,可是他卻不是那麼在意了。
那人總還是用著冰涼的指尖碰觸著,可是他卻不再感覺到悲傷的令人想哭的冰冷。

王耀想著。
伊凡大的身體擁抱起來,很像他最喜歡的最喜歡的大熊貓。

啊啊、早知道就早點這麼做了呢。
他笑著,在月光下第一次牽起了對方總是冰冷的手。




FIN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