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夏季限定 vol7.2

[LOVE*LOVE]暗演藝圈

這次終於是

最終回

摯友說 夏季限定還真的要折磨他一整個夏季XDDD
哈哈哈哈哈哈......最慘的是我啊可惡

我想知道我有沒有筆下人物沒有脫軌的一天-ˇ-
故事的結尾和過程都是失控啦 我不管他們了XD
反正最後他們兩個爽就好了

我有控制在普遍級 哈哈

夏季限定 最終回
主演 慕容和希 姚子奇
他覺得自己不停的反覆的夢見這個落入暗的瞬間,不停的半夢半醒的,身體難耐的高溫將眼淚逼到了眼框,他痛苦而倔強的,緊咬著牙,直到冰冷的毛巾輕柔的覆蓋在他的額上。

「媽...」姚子奇覺得喉嚨乾澀的彷彿快要裂開,他無力的坐起身子看著母親替自己替換毛巾時溫柔美麗的側臉,許久沒被母親這樣照顧的彆扭和愧疚感湧了上來。

「子奇,你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經過巷口的樂器行總是發呆的貼著櫥窗看著裡面的吉他?我問你、是不是想要的時候你還故意無所謂的說著『才不要』的話...」帶著柔和的笑容,姚母輕柔的輔上自家兒子發燙的臉頰,孩子眼中有著她熟悉的倔強,對於眼前看似叛逆卻溫柔的孩子身為母親的自己總是有些無法言喻心疼。

「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了...」姚子奇有些憋扭的,可是對於母親突然提起的兒時回憶他其實是記得的,母親的手中抱著小小的子瑩和他一起站在櫥窗外,他刻意的忽略著自己內心深切的渴望,因為家裡沒有這筆多餘的錢,也沒辦法讓母親替自己擔心,所以他捨棄了眼前渴望的。

「可是媽知道,你其實很想要那把吉他,就算對於那時的你來說實在是太大了。可是你還是故意說不要... 你這孩子總是這麼愛逞強。」姚母溫柔的笑了起來像是想像著年幼的孩子背著吉他的模樣,雖然幾年後孩子用自己的薪水努力的買了第一把吉他,可是,身為母親的她知道,不管是子奇還是子瑩,她的孩子曾經為了這個家庭放棄了什麼。

「子奇,不管你是個怎樣的人,對媽來說永遠是我的孩子。我的心願不是過什麼好生活、住什麼大房子,而是知道你們現在很幸福。」

姚子奇驚慌的眨著眼,帶著疑惑的對上了母親了然的溫柔目光,一如往常的美麗堅強。

「所以、儘管任性的拿取自己想要的幸福吧、子奇。」

他感覺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他彷彿回到了年幼的時候,擁抱著母親溫熱的身體,像個害怕受傷的孩子一樣,無助哭著。

非要等到了痛才知道失去。

無法隱瞞的秘密刺痛著他佯裝的堅強的心,他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這麼任性的,除了母親和妹妹之外,在另外的擁有一樣重要的東西。

就像那個人一直以來把自己當成世界的唯一一樣的,把他放在自己心頭最柔軟的地方。
儘管那人遺留在自己的心中的碎片讓他疼痛不已,他還是想,把所有的都當成最珍惜的秘密。



當慕容和希抱著玫瑰和百合組成的美麗花束來到姚家大門時,他的確是只有想要禮貌性的問候一下姚子奇的狀況,然後離開。

可是,他現在,卻終究是無法克制心中所壓抑的,想見姚子奇一面。
於是他看見,不同以往張牙舞爪的,因為發著高燒而面頰泛紅,像隻脆弱的幼貓的姚子奇,那雙漂亮的眼睛還有著哭過而紅腫的痕跡。

但是慕容也終究只是看著,他想,自己終究也只能這麼注視著眼前的人了。打從一開始,先被對方的音樂吸引的人,就是自己。

從那時候開始,就一直注視著。無法當成朋友那麼作為對手也可以,不管姚子奇對他是喜歡還是討厭,只要有那麼一點在乎就好,這近乎自虐的念頭,渴求著對方的音樂。慕容和希無聲的嘆息著,他注視著姚子奇的臉龐,想起那人的讓人無法忽略的,充滿著吶喊和藏在音樂中的悲傷和寂寞,最後,深深的愛上了。

不管時間重來幾次,儘管能夠預知了現在的悲傷,他一定也還是會,再度被他所吸引。

「...慕容?」像是不確定出現在眼前的人,姚子奇有些疑惑的瞇起了眼睛,發著高溫的腦袋使他的思緒變的遲緩,他一瞬間搞不太清楚自己是在拍攝的山上還是自己的家中,環顧四周,是他所熟悉的自己的房間,在簡單凌亂的房間中,慕容和希的氣質顯的格格不入,這種強烈的違和感將姚子奇的思緒拉回現實。

「吵醒你了嗎?我來看看你而已,正要離開呢。」

姚子奇愣愣的望著慕容和希勾著嘴角的溫和笑意,陌生而冰冷的,彷彿有什麼凍結了。他下意識緊抓著慕容的衣角,無助的。

「子奇?」慕容和希有些訝異的看著姚子奇抓著他衣角的手,難得無助,彷彿他才是被丟棄的模樣讓慕容的心發疼著。

「吵死了!!」姚子奇慌亂的,卻不想放手,他覺得身體的熱度又提高了一些。如果繼續假裝著不知道,那麼他們就會回到一開始,什麼都不是,永遠不知道,欺瞞著自己的心。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身體的本能比起姚子奇的思緒動的更快,他用力的拉扯著眼前的人,然後,咬上對方帶著疑惑的嘴唇。

一下,一下的,生澀的,啃咬著。

「子奇、夠了。」慕容和希用力的抓著姚子奇的肩膀,對於眼前突然的變化感到驚訝。他們老是追逐閃躲著,不停的,不停的,他已經感到很疲憊了。儘管他對於姚子奇的吻感到開心,卻也什麼都不能改變了。

「你不要我了!?」被拒絕的感覺讓姚子奇覺得難堪,發著高溫的腦袋讓他覺得暈眩,身體的不適和連日來的心靈疲憊頓時襲上,讓他覺得自己倒楣可憐極了,而這全部的全部都是因為眼前的人害的。

「我沒有。」

「你有、我說你有就有!!吵死了!」

生病的人會變的無理取鬧,慕容和希現在見識到了。他看著姚子奇那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雙唇和那因高溫漾著水氣的眼睛,沒來由的覺得眼前的人是不是正用一種很彆扭的方式在向自己撒嬌?

他無奈的笑了起來,坐在姚子奇的身旁,覺得眼前的人如此可愛。

「子奇,你告訴我,現在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箱子。我床底下有個箱子。」姚子奇低著頭,像是下個重大決定的緊抓著身上的被子,指關節無力的泛白著。

然後,他抬起頭看著一直以來注視著自己的慕容和希,笑了。

「裡面,有我的秘密。」

慕容和希看著放在膝上的箱子,雖然有點舊卻沒有什麼灰塵可見姚子奇經常打開他,然後,他輕輕的打開。藏著秘密的潘朵拉的盒子。

「譜?」白色的樂譜像雪花一般散開。而上面的字跡全部都是慕容和希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自己的筆跡,他認得這些宛如雪花的歌譜,那是他創作的情歌,他請姚子瑩送給姚子奇的每一首情歌。

「可這些、妹妹說你不是全...」

「丟了。可是...我趁子瑩不注意的時候又撿了回來,騙她說我全部拿去回收了。」姚子奇覺得自己的臉開始不受控制的發燙著,他有些不自在的閃躲著慕容真摯的目光。

「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夢想,是真的。我真的想要擁有一個那樣的家庭,而這些,我的秘密,已經足夠讓我幸福的活下去了,我想。」

慕容和希安靜的聽著姚子奇訴說著,他看著手上的曲子,然後意外的發現自己的筆跡下面,有另外的字跡,那是姚子奇把自己的所有回應寫成的曲子,和自己的曲調相應和著。

讓他沒來由的有些紅了眼框。

「也許有一天會在也想不起來你的樣子,可是卻會永遠記得你的音樂,你送給我的這些歌曲。」

慕容和希看著眼前的人,用著最殘酷卻又讓人心疼的方法,笨拙的,將自己推開然後舔著自己的傷口。然後,姚子奇現在所說的話語終於成為了最甜美的毒藥,他已經無法自拔。

他伸出手,溫柔的握著姚子奇因為緊張而抓著被單的手,然後愛戀的親吻著他每一個指尖。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慕容和希。」姚子奇認真的,壓抑著讓他難耐的害羞,漲紅著白皙的臉龐,說著這一輩子最重要的話語。

他已經沒辦法佯裝著不知道,這份沒辦法傳達的情感壓的他幾乎喘不過氣,喜歡著討厭著。
現在,他有些害怕的,等著慕容的回應。

然後,是他熟悉的唇的溫度,落在自己的唇上。

「子奇,我的心,從一開始就已經全部給了你了。」

眼前的姚子奇紅著臉,然後像個得到糖果的孩子開心的撒嬌的模樣,慕容和希想著眼前的所有肯定也會變成自己這一輩子,不能和他人分享最重要的秘密了。








「等等、慕容和希,你的手不要太過分!這裡是我家!」
「我知道這裡是你家啊子奇(笑)」
「你這個沒常識的大少爺!!!我媽和子瑩都在家啦白痴!」
「喔、子奇我忘記告訴你,子瑩和伯母她們一起出門買晚餐了(笑)」
「.................可惡、我要傳染感冒給你!!!!」






他喜歡的、他討厭的。

這個夏季,姚子奇隱藏的秘密。

是,慕容和希限定的,關於他們以愛為名的,
秘密。



【完】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怎麼我現在看到這兩位
畫面會代換入小義跟小葉= =||||||
是因為兩對太相似還是因為我剛看完第七集的關係= =|||||
這對真的是心花朵朵開最有可看性的一對啊~~~
我想看後面~我想看後面(這該去跟小花老師講吧!!!毆飛)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