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夏季限定 Vol.1&2

[LOVE*LOVE]暗演藝圈

甜蜜樂章的衍生

我終究還是寫了啊啊啊啊(抱頭)
不過這篇可能會斷頭(喂)因為他們好難寫 我腦漿乾枯了

子奇好可愛


夏季限定

主演
慕容和希 姚子奇


他想,那個人絕對是天生的侵略者。
所以才可以這樣毫不在意的,闖入他的世界。



第一場 第23幕 第4回

艷陽,蟬鳴,枝葉相疊的影子斑駁的灑在民宿上、老舊的、散發著木頭的香氣。

他像隻貓般卷著身體躺在和室走廊上,耳邊傳來的是木製地板老舊的嘎嘎聲,陽光灑在他金褐色的頭髮上,刺目的。

嘎嘎的聲響停止在最後一個靠近他的步伐。

他感受到一陣溫暖的氣息吐在自己的臉龐,他驚覺的張開雙眼,對上的是一雙紫色的眼睛。

「你好。」

那人對他笑著,笑的溫柔、陌生的。




「好熱...」煩躁的感覺讓姚子奇下意識的扯了扯襯衫領口,衣服因為流汗而緊貼肌膚的感覺讓他感覺到噁心。

隨手拿起了放在旁邊劇本,姚子奇有一下沒一下的翻著。這次的角色背景是個學生,所以姚子奇特地穿上了好幾年都不曾穿過的白襯衫和色長褲,一頭的金褐色則是稍微修短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正值叛逆期的少年。

故事的背景很簡單,是發生在一個看的見山和海的一個偏僻的日式建築和學校。兩個少年在曖昧不明的年紀中的夏季愛情故事。

為了拍攝日式建築中的場景劇組特地跑到花蓮偏僻的山區裡架設佈景,耗費的時間和金錢足以令姚子奇咋舌,可是只要一想到王瑞恩是個凡是要求完美的導演,沒有合乎他內心的程度的地點根本不能開拍,於是乾脆就自己架一個最滿意。
姚子奇能夠理解導演對戲劇的堅持就如同自己對於音樂一樣,所以對於跑到偏遠山區來拍戲他其實不太介意。

他介意的是、現在是夏季山上很多好兄弟,還有為什麼那傢伙也在。

姚子奇把目光放到令他煩躁的一切元凶和加害者,捨去那一身紫色西裝同樣換上簡單的襯衫和褲子的慕容和希、以及正在幫慕容整理衣領的經紀人杜雲芊。

然後他不由得挫敗的認為長的好看的人穿什麼都好看,就算只是簡單的襯衫和褲子,穿在慕容的身上就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氣質。

然後像是注意到他的視線,慕容輕輕的扯開了笑容,然後不意外的看著姚子奇僵硬的別過頭埋首於劇本。

他只是微笑然後看著,什麼也沒說的,只是意義不明的渴望著的目光,就足以令姚子奇焦慮,就像剛剛拍戲時,溫熱的吐息彷彿要燃燒他的臉頰讓他不自在。

「子奇,你的身體沒問題吧?」杜雲芊有點擔心的望著姚子奇略顯蒼白的臉,本來排在六月的這檔戲是不打算接的,但是怎麼知道在王導演就是指名了慕容少爺和子奇...她只是個小公司的經紀人當然沒辦法打敗大導演了。

不過,她想,這也許也是個轉機吧。
命中注定的。

姚子奇疲憊的瞪了杜雲芊裝可憐的臉,他當初絕對就是被這可憐的樣子給騙到同情心氾濫,才會加入這公司又遇上那傢伙。

沒問題?問題可大了!
要和慕容和希這樣長期相處他絕對會發瘋。

等拍完這鬼戲絕對會狠狠的坑杜雲芊一筆,他發誓。



他只是瘋狂的接近著,追逐著。
他只是無力的抗拒著,逃跑著。



「姚子奇、這個部分你要表現的在內斂一點。」

「慕容、你則是要在更不在乎一些。語氣在漠然一點。」

王瑞恩看著在艷陽下已經開始有些吃力的兩人帶點嚴的出聲建議後又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是一場很重要的對峙的戲,兩個主角的感情充滿壓抑的一面,怎麼被他們兩個人演的有點快要吵起來了。雖然是單方面的。

「導演、不如先休息一下等等在拍好了。」副導演擦著汗出來緩頰一下,同樣的一個畫面已經拍了好幾次,更何況山上的艷陽實在是讓人屈服,他看到攝影師都快要暈倒了更何況是演員。

「好吧、休息10分鐘等等在拍。」
聖旨一下,大家像是鬆了口氣一般散開。

姚子奇有些狼狽的擦著汗,他實在很少直接這樣曝曬在陽光下,畢竟他一直都是不健康生活著,這樣的長時間拍攝幾乎快讓他頭暈目眩。他眼角忍不住撇了一旁喝著水的慕容,端正的臉帶著疲憊可是比起自己卻還是多著一分神采。

明明是嬌生慣養的大少爺。

「子奇、你也喝一點吧。」慕容和希微笑著將自己的水瓶遞給了姚子奇,他帶點好笑的看著姚子奇彆扭的、略帶抗拒的神色,像隻帶著警戒的貓。

「不要、你自己喝。我自己有。」姚子奇惡意的忽略著慕容伸出的手,然後看著他那雙深色的眼睛顫動著一閃而過的情感,有些偏執的從傷害中獲得滿足,卻又有某個地方隱隱作痛。

「這場戲、你...、我說、那個、會很在意嗎?」像是不知道怎麼開口一樣,姚子奇彆扭的頓了頓。

「子奇,你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對我而言都像是甜美的毒藥一般,讓我的心臟顫動著。我無力抗拒你的所有,從一開始就注定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問你什麼?」姚子奇沒好氣的給了慕容一個白眼,果然跟這個傢伙講話他絕對會發瘋,那是什麼鬼回答。

「知道。那就是我的答案。」

慕容望著說話著的姚子奇,金褐色的髮稍沾濕了汗水,閃耀著。

幾乎讓他目眩神迷的,關於姚子奇的所有的一切。
可是,卻還不能跨過,他提醒著自己,克制著自己想要伸手碰觸的慾望。

然後他只是笑著。



第二場 第45幕 第12回

一陣一陣的蟬鳴喧囂著。

他毫不在意自己赤腳的踩在充滿泥巴的庭院,任由艷陽曝曬,只是掂起腳尖摘著枝頭艷紅的芙桑,然後熟練的將花瓣撕開,吸允著甜美的花蜜。

金褐色的頭髮,曬紅的臉,艷紅的花,那人只是靜靜的拿起簡單的相機拍著,望著這彷彿代表了整個夏季的少年。

然後,他對著快門裡的那個少年溫柔的笑著,問著。

「你討厭我嗎?」

他直視著透過快門望著自己的臉龐,擁有許多秘密的,夏季限定的少年。然後,他接近著,溫熱的掌心包覆著那拿著相機的手,他看著那雙紫色的眼睛,一切都模糊不清的。

他笑了起來,不甚在意的鬆開手,背著光,像是盛開的花朵般笑著,豐潤的唇開合著,訴說著。

「討厭啊。」

蟬鳴頓時停止,他望著那髮的少年對著自己笑的更加燦爛了。

「好巧,我也是。」

他們笑著,有什麼點燃了這個夏季,開始喧囂,無法收拾。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