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空が泣くから

[毒蘋果]鳳梨兔子

因為是鳳梨的季節(屁)
所以又是家教文的骸綱(其實是只會寫這種款

...嘛 反正看看就算了啦ˇ
篇名請不用太認真 真的(笑)

空が泣くから


空が泣くから

某一天的早晨,當澤田綱吉不是依靠著那自稱是自己家庭教師的嬰兒的子彈給叫醒時,他深色的眼瞳茫然的望著窗外一片的深藍,然後,突然有一種悲傷的預感。

當然、這份悲傷的預感覺絕對不是因為他又要開始了充滿子彈、炸藥、武士刀和意義不明的極限運動(偶而某風紀委員心情好也許還有拐子的加入)的一天。畢竟就算他本人在怎麼不想承認,自從被強迫成為了彭哥列十代目的那天開始,這些東西完全就是以非常自然的態度融入了綱吉本來應該是平凡到不行的平凡的生活中。

某個意義來說,對綱吉而言這樣的一天還算不上悲傷的預感,他只求得能夠平安的順利活過一天每一天。然後、對於這樣的生活,比起悲傷更讓他無奈的不由得感嘆這是不是自己身為JUMP中的男主角的錯。

那是一種綱吉從來沒體驗過的悲傷的感覺。
是一種,藍色的,一片深深的藍色渲染的寂寞、和記憶中的,誰的眼瞳一樣的顏色。

綱吉有些納悶的認為,這也許是將要下雨所產生的錯覺。儘管彭哥列血統保證的超直覺應該和天氣預報扯不上關係,但是身為小兔子的防衛本能,綱吉下意識的逃避著某個可怕的預想,讓自己隨便的做了個連自己都懶的吐嘲的結論。

接著,和每一天的開始一樣。
在他的嬰兒教師舉起槍對著他說:「起床就不要發呆了、蠢綱。」

伴隨著熟悉的槍響聲(也許還有藍波在混亂中被打飛哭聲),綱吉手忙腳亂的穿起了制服,然後聽見他天真的母親正溫柔的喊叫著他的名子,他匆忙的下樓,碰碰碰的,左腳採到右腳,就在綱吉還來不及慘叫的同時,他的眼睛映入了一片的深藍。

深深的,就要墜落的寂寞的藍色。

「骸!?」

綱吉說著,然後他突然想起了那是誰寂寞的藍色。
像是一片深海一樣的,孤獨的藍色眼睛。



「早安、親愛的彭哥列ˇ」
六道骸的嘴角勾著一貫的弧度,完美的落在唇邊。然後,低著頭望著從樓梯上摔下來的綱吉正睜著深色的大眼,直直的望著自己。

像隻飽受驚嚇的小兔子。骸好心的下了註解。

「你、你…」綱吉張著嘴,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照理來說應該正泡在培養皿裡面做頂級罐頭的鳳梨是不可能出現在眼前的,但是這個故事本身來說不可能這三個字的確不存在,這在綱吉看到身為嬰兒的家庭教師時就非常有所體認(更不用說牛小孩的十年彈那種跨時空的發明)。

而且眼前這顆(?)怎麼看都是實體,綱吉不用多加思考就知道大概是鳳梨盛產的季節又到了,亞熱帶的鳳梨王子依靠庫洛姆作為憑藉,出來呼吸新鮮空氣,行積極的光合作用。

「你這孩子又從樓梯上摔下來了。看、有朋友來和你一起上學了喔(笑)」澤田奈奈笑的一臉天真,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兒子臉色發青。

「本來媽媽還想說今天獄寺不能來有些寂寞呢。」

然後,還落井下石。

「媽媽…」這不是寂不寂寞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危險的問題啊!而且重點是眼前的人穿的是曜的制服不是並盛中啊!!

掛著不變的笑容,異色的雙瞳默默的看著眼前的男孩正一臉欲哭無涙、慌張卻又沒辦法好好和自己的母親解釋的樣子。

彭哥列的十代目。
軟軟小小的兔子、脆弱卻又堅強。

他的世界,在還沒有他出現之前,是一地的血紅和深藍的寂寞。
一個人孤獨的踩踏在用鮮血堆積的道路上,不停的踏著滿地的屍體,輪迴六道,成為那六道中的骸骨,回到現世。

刻著六道的右眼總是在他熟睡時隱隱發痛,不停的侵蝕著。
然後,等他發現的時候,他已經無法在深夜中入眠。

一個人。
開始習慣用微笑來面對所有的疼痛。成為那用鮮血堆積的孤寂城堡的王者。

「親愛的綱吉不想和我一起上學嗎?」刻意的改變稱呼,骸有些惡意的裝著無辜的模樣,其實他比誰都還要清楚無法拒絕別人的男孩,會因為這句話深深困擾著。

可是啊、無法控制,
對於在意的人,帶點惡意的小小的欺負著。
然後,他渴望著被發現著,在幼稚的欺負中隱藏著那小小的真實的期望。

「我…」綱吉手足無措的,動物的本能不停的告訴他逃跑,他懼怕著眼前的人。很怕。

那是一種很莫名的恐懼,打從第一眼開始,綱吉的本能就下意識的想要躲避著六道骸。
他害怕他的一紅一藍雙眼,刻著漠然和寂寞的眼睛。

矛盾的,在他心底卻又有另一個聲音,不停的希望他靠近。
用一種近於哭泣的音調,不停的,不停的呼喊著自己。

「綱吉。」

綱吉愣愣的抬起頭來,直直的望著對著自己微笑的骸,笑的一如往常般的完美,但是卻讓綱吉胸口的某處一點一點的痛了起來。

他想,他明白自己為何懼怕。
因為、只要一不小心,彷彿就會被捲入一種悲哀的寂寞之中。

讓人難過的想哭。

紅了眼框,綱吉握著骸冰冷的手,望著那藏著所有寂寞的藍色,點了點頭。



他們有的,只有一個早晨,一段上學路途的時間。
時間一到,鳳梨王子的魔法將會失去效力,變回被封死的罐頭。

望著牽著自己的骸,悲傷的預感爬上了綱吉的胸口,冰冷的,讓他落下了眼淚。

有沒有讓你不寂寞的方法?
綱吉說著,眼淚落在骸冰冷的手上。悲傷的藍色快要將他掩沒。

「親愛的綱吉。」一顆一顆的眼淚掉落,小小的淚花開在自己的手上,骸認真的注視眼前比自己矮小的男孩那雙晶亮的褐色雙眼,溫柔的暖意不停的從掌心傳來。

他想、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替自己哭泣吧。

然後,他低著頭溫柔的親吻著男孩的額。
滿意的看著他瞪著眼睛、張著嘴巴的可愛模樣。

「這樣就夠了。」

綱吉愣愣的碰觸著被偷襲的額,他低著頭紅著臉,忍著淚,緊緊的握著骸的手。在魔法解除的前夕,送給鳳梨王子解除寂寞的咒語。

『好き』

然後,魔法解除。
骸的身影消失在初夏早晨的濃霧當中,像是場短暫的美夢,卻哀傷的讓人哭泣。

庫洛姆蹲在綱吉的身邊,靜靜的望著眼前將自己埋在膝蓋中,低聲抽泣的男孩,像是個害怕被責罵的孩子,咬著牙、忍著聲,不停的落淚著。

瘦小的身軀顫抖著,像是隱忍著強大的悲傷一樣。


「首領…」

「天空的顏色,好藍。」


褐色的眼睛被淚水模糊了視線,但是綱吉還是拼命的眨著眼,努力的望著那一大片藍色的天空。和那個人寂寞的眼睛一樣的顏色。

想見你、想見你。
『喜歡』這話,也變的奢侈。

一大片的深藍渲染,綱吉明白
儘管是悲傷的前奏,還是、深深的,墬落在天空溫柔的淚色之中。

望著綱吉認真的注視著天空的落淚的模樣,庫洛姆想,不管多久以後,她一定都會記得這個畫面。

她那比任何人脆弱卻又堅強溫柔的首領,曾經因為骸大人這麼哭泣著。

然後,她會在她的心底替他們祈禱著下次的相逢。
不寂寞、不哭泣。


end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