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這是一個充滿文化衝擊的故事-6

[毒蘋果]小情侶愛

久違的文化衝擊(還是侵略地球啊*笑)

這回還是一樣走清純路線(自信發言)因為有三郎所以清純(才不是)

目前還沒到尺度邊緣的地方*笑

所以摯友請放心觀賞XD



#6 所謂的好朋友不就是物以類聚嗎!


讓我們先回到,充滿奇人(?)的…東京警政署、分局(笑)

「中丸…要寫端正一點喔!」喝著草苺牛奶,赤西正努力的保養著自己心愛的伊莉莎白。

中丸從厚厚的稿紙中抬起頭來,一臉哀怨的瞪著眼前悠的咬著吸管,(扣掉粉紅色的草莓牛奶後)帥氣的指使著自己卻還一臉無辜天真無辜的赤西。

為什麼自己要幫他寫反省書啊!
他又沒有雙重人格…怎麼寫啊!可惡!

中丸雄一(男.22),敢怒不敢言的地球人。

「田口、雙重人格的人反省書要怎麼寫啊?」還是問有經驗的人比較好!

中丸轉過頭去望著同樣埋在稿紙堆裡的田口、只見田口手都沒停的抬起頭來看一下悠哉的赤西後再看一臉哀怨的中丸…眼角帶笑的掛起招牌的笑容燦爛的說、

「X!老子不爽寫(笑)」還順便拿起畫滿美少女戰士和鋼彈的稿紙。

「…算了、當我沒問。」含著眼淚,中丸決定好好的當這篇故事主要角色中僅存的正常人。

「田口…你喜歡這種的啊、長腿型?」赤西放下手中的伊麗莎白仔細盯著田口畫的美少女戰士,嗯、要是他的話到是認為波霸不錯!

「御姐(心)、不過最近覺得長相甜美的治療系也很棒!那赤西呢?」

「這個嘛…我最近發覺我喜歡的應該是這種的…」接過田口遞來的紙張,赤西低著頭開始認真的拿起筆來作畫。

「啊、赤西這裡應該還要加這個吧!」不知不覺間也開始加入的中丸認真的在赤西的喜歡類型上補上幾筆…

虎斑小可愛、清涼小短褲、貓耳和尾巴…田口愣楞的看著赤西的完成品。

「拉姆?」

「是外星烏龜啦!」




地球這個行星聽說全球總人口數已經超過了65億,這種後面不知道到底擺幾個0、實質上到底有多少人口數量的行星,總會在一天之內又不小心碰出幾個加數量的生命體。

所以偶而(?)參雜些非自然的加、而且懷有侵略情操的外星物種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這邊就有一隻十分吻合的。

還是前天掉下來的,很新鮮。

「侵略的第一步…」穿著有些過大的白色襯衫搭配上虎紋小短褲,少了毛茸茸的耳朵和蓬鬆尾巴的拉姆龜正明顯的還不了解地球生態就這樣上街出門還邊走邊非常好學的翻閱著手中的、『好孩子侵略手冊(基礎篇)』。

「奇怪了…」長長的睫毛眨啊眨,龜梨有些納悶的停下腳步,總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太過招搖。不過…他現在應該是藍星人的樣子沒錯啊!?

伸手摸了摸自己沒有耳朵的頭頂、拍了拍少了尾巴的臀部,非常正常!龜梨安心的笑了一笑,那…大概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那個、我想…不是敏感度的問題,問題應該是出在自我認知有點不足。

「是嗎?」

不是嗎?

「啊、無聊了。」維持藍星人的模樣太浪費能量,龜梨有些疲憊的嘟起雙唇,就在人行道旁的欄杆上坐下,輕輕的把書放在白皙的大腿上然後很認真的捲著襯衫長長的袖子,不過往上捲一鬆手…袖子又滾滾滾下來了。

白皙的小腳無聊的踢了踢,小臉被曬的紅紅的龜梨瞇起眼睛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總覺得藍星人的生活似乎還蠻無趣的。

「咦!?」細長的貓眼瞬間睜的圓圓的,龜梨好奇的望著暗巷裡鬼祟的人影…似乎嗅淡淡血腥味!

嘿、看來有好玩的了!

俗話說的好、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不過,既然是外星拉姆龜…大概和九命怪貓有得拼吧!

掂起腳尖,踩著無聲小跳步, 龜梨似乎開始跟蹤起前方穿著色西裝,一看就很像電視常播出的道片子裡的傢伙們。

「這可是學習呢(笑)」

好吧、侵略民族的本性似乎正活躍著。

龜梨從口袋裡翻出一隻小型的機械烏龜,打開龜殼後變成了螢幕,看起來像極了小型的電腦。

「這個可是宇宙大百科龜KA-TWO號!裡面可是收藏了各種資訊和百科…還有影像導讀的功能!」展示著掌心的小烏龜,龜梨輕輕的按下幾個鍵後,烏龜的眼睛便開始發光,似乎正在收尋四周圍的資訊。

道、流氓、笨蛋。

…這幾個關鍵詞彙感覺有點微妙呢!

「會嗎?感覺很有關聯性耶!笨蛋是流氓、還是流氓是笨蛋啊?」龜梨仔細的研究著,似乎沒有發現…

哪有人跟蹤這麼招搖的!

果然、下一秒…外星烏龜就像隻小貓一樣被人從領子後揪了起來。

「哇!」

咻的、毛茸茸的耳朵『咚』的一聲跑了出來,蓬鬆的尾巴也搖晃了起來。

露陷了。

「抓到了啥?」帶頭的男人理著清爽的平頭,一身的深色西裝搭配著金色的飾品看起來就是道沒錯。

拿下墨鏡的眼睛仔細的盯著眼前有著貓耳和尾巴的龜梨。

「拉姆?」

「我是烏龜啦!」不管何時都要堅持自我的外星人一枚。

「等等…腿上好像有…」男人瞇起眼睛似乎在龜梨白皙的大腿靠近內側的地方發現了幾個大字,俐落的筆跡加上會在別人身上做上專屬於自己記號的這種變態不會是…

「赤西仁!」

話一說完,本來抓著龜梨的小弟趕緊放手立刻躲到一旁,而本來頗有陣仗的衣軍團也立刻就安全位置躲好。

「仁?」好奇的眨了眨眼,蓬鬆的耳朵動了動,龜梨抓起自己的大腿一看,不過此舉似乎引起全場的人一手摀住鼻子後倒吸一口氣。

「少年、你被惡魔盯上了!」平頭大哥語重心長的拍了拍龜梨的肩膀,然後從懷中取出個小瓶子放在龜梨的掌心。

「惡魔太過強大、原諒我只能這樣幫你了!用這個潑向變態驅邪吧!」

「蛤?」偏著頭,龜梨有些茫然的望著眼前這個外表和內在似乎具有衝突的道大哥。

「還有…千萬不要和他說…那個…我們一群人有看到你大腿上的字的事情Q____Q」

龜梨愣愣的看著一群凶神惡煞的流氓擦著鼻血憤力點頭完後快速的搭上色的轎車、快閃而逝。

「剛剛…是怎麼了?」

嗯…道過境吧。

「聖水?啥?」龜梨愣愣的看著手中的小瓶子,上面還用標籤貼著『聖水』。「能吃嗎?」

聖水通常是用來驅邪的…

「我餓了。」

不會吧?



和平的東京街頭,嗯…應該吧。

「請給我草莓冰淇淋、別再弄錯了喔!」拿著保養過後閃閃發亮的伊莉莎白,裏赤西正心情愉的用槍指著嚇哭的店員。

「啊、另外…幫我外帶個布丁好了(笑)」

中丸斜眼看著開心舔著冰的赤西、還有一旁不知道為什麼也跟著他們一同的田口。

這是什麼情況?

「我想看拉姆嘛~」田口掛著招牌的微笑簡單的解釋。

「啊、和也不知道肚子餓了沒耶!」眨著眼睛,赤西似乎開始擔心家裡的小動物的餵食時間到了沒。

「布丁在不趕快打包起來…(笑)」一轉頭,赤西溫柔的笑容搭配著低沉的口氣讓人不寒而慄。

碰!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啊、那順便幫我用份香草巧克力布丁怎麼樣呢。」落井下石的田口。

撇了一眼身旁的兩個怪胎,想到等一下打開家門後又會碰出一個…中丸就打從心底覺得無力。

不過…

「仁~~!」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前,從上方落下的龜梨碰的落到了赤西的懷裡,然後捧著赤西的臉龐、啾了下去。

餵食小動物完畢。龜梨滿足的瞇起眼睛,然後意猶未盡的伸出粉色的舌頭舔了舔赤西的雙唇。

「想你。啾。」毛茸茸的耳朵開心的動了動,顯示出龜梨看到赤西心情愉快。

「烏龜…你怎麼從上面掉下來的?」中丸一臉傻眼的看著剛從屋頂落下就碰到赤西懷裡的小動物,不是有給他鑰匙…幹麻爬屋頂啊…

重點放錯了吧。

「是真的拉姆耶!哇啊!」田口伸出手來忍不住拉了拉龜梨的耳朵,忍不妨的被龜梨咬了一口。

「壞人!」

「X、哪來的野貓這麼沒家教(笑)」

「田口…裏人格跑出來了。」

「咦?什麼裏人格?我是說貓咪好可愛(笑)」裝傻。

「和也…田口不是壞人只是怪人而已(笑)。」赤西拍了拍懷裡的小動物,難得好心的說著朋友的好話。

應該吧。

「怪人?啊…這個給丸子和仁當作禮物吧!」龜梨猛然想起自己下午遇見的怪事,從口袋裡掏出小瓶子後放到赤西的掌心。

「怪人土產!好像要用來對付變態的!」

「這什麼…聖水?」赤西皺起眉頭,印象中會做這種事情的人好像只有一個。「理著小平頭的人給你的嗎?」

「對、看了大腿上的字後給我的(笑)」無心的笑了笑,龜梨似乎忘記有人交代他這件事情千萬別說出去。

只能說…惡魔看上的人,無知的比惡魔可怕。

「大腿上的字?」田口好奇的湊過去看,在中丸還來不及阻止的時候抓起龜梨的大腿…然後清楚的看到在那個敏感的內側上被留下的大字。

…完蛋了。

赤西親了親龜梨白嫩的臉頰安撫小動物後微了微笑,立刻將小瓶子扭轉開來….潑向田口。

「田口…你覺得聖水滋味好還是想試試看子彈甜不甜啊?」裏赤西降臨。

「我什麼也沒看到啊啊!」

碰、碰、碰。

中丸默默的看著赤西拿著槍追著田口跑…啊…打中沙發了。

「丸子…那個怪人是變態嗎?」龜梨偏著頭好奇的看著被潑了一身濕的田口似乎因為嫌逃跑麻煩已經對著赤西跪著求饒了。

「……別問我。」

「丸子…你哭了耶?被流彈打到嗎?」


中丸雄一(男.22→23),苦命型地球人。第一次發覺自己的朋友似乎都是變態的這個血淋淋的事實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可惜中丸似乎沒有發覺能夠完全融入怪人之中的自己其實…早就和怪人是同一團的了。


[清純清純]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