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3436

[我的五四三]雜事


#01
三十六歲的他生病了。
說得淺顯易懂一點,就是俗稱的感冒而已。

這邊哼著歌,三十四歲的他蹲在大型超市的展示櫃前,側著臉用著肩膀跟臉頰夾著手機,聽著電話那頭三十六傳來的嗚嗚悲鳴,心情非常的好。

『我想見你。』

電話那頭因為感冒聲音變得更加低沉沙啞的三十六,講起情話聽來殺傷力更驚人,三十四歲的他耳膜直接承受這種攻擊一瞬間連電話都差點掉在地上。他紅著耳朵,瞪著手機,咬著唇想著要說些什麼話來反抗,最後決定直接掛掉已示他的消極抵抗的決心(雖然毫無意義)。

怎麼說呢,其實他正在三十六家附近的大型超市裡啊。手裡拿著罐頭,一個人蹲在超市裡的自己害羞起來的三十四歲,現在開始有點後悔了。

#02

三十六歲的他想著這真是復古的探病禮物。
他看著那個在陶瓷碗裡裝著的罐裝水蜜桃 (看起來色素過多鮮橘色、圓圓胖胖的兩個半圓的果肉泡在糖水裡),看起來冰冰涼涼的。那像是感受到他的視線,一旁還在努力開著第二個罐頭的三十四轉過頭來看著他,默默地將湯匙遞給了他。

「吃吧。」

「有點懷念呢。」

三十四歲的他聽著三十六歲的他說著,其實他照顧病人的經驗寥寥可數,嚴格來說應該是零。反正感冒這種東西放著他就算沒人管也不會怎樣,更何況三十六這傢伙一看就是個禍害,肯定長命百歲,他想著、一邊看著那咬著水蜜桃三十六。他想他只是有點懷念,罐裝水蜜桃這種東西其實三十四也只有要小時候的時候吃過,而且是生病的時候,他其實老是想不透那罐頭裡打開的樣子怎麼跟外包裝差這麼多,但小時候的他還是很期待生病的時候可以吃到罐頭。

那時的自己還真是可愛啊,三十四歲的他難得有些感嘆的。
他想起母親的側臉,想著罐裝的水蜜桃,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有坐在這邊幫另一個男人開水蜜桃罐頭的命運。

而那邊半躺在床上邊吃著戀人精心準備的罐頭水蜜桃的三十六,只是默默的看著那有些懊惱的紅著耳朵的三十四。

非常可愛的。

#03

三十六歲的他已經痊癒。
但取而代之的是,他看著那攤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用棉被幾乎蓋住自己半張臉想要掩蓋那不停的咳嗽聲的三十四。

傳染的途徑有很多種,三十六歲的他是絕對不會承認他用一種他很爽、三十四歲的對方應該也很爽但結果更恨他的方式傳染的。

三十六看著那因為咳嗽而眼眶泛紅的三十四,看起來像隻可憐的小貓,他嘆了口氣,轉過身去幫他開了個罐頭,色澤異常鮮豔的,跟那現在因為發燒而臉頰紅紅的對方差不多。他想著,笑了起來,直接將開好的罐頭附上湯匙遞了過去。

這是他家一貫的習慣,明明這樣子吃到最後糖漿裡會有著罐頭淡淡的鐵銹味,但卻還是很喜歡的、覺得很珍貴的。

「不錯吧。」

不過是個罐頭得意什麼啊。

三十四的他咬著湯匙,偏著頭看著三十六對著自己笑得好看的,溫柔可恨到讓他咬牙切齒的程度。他瞇起眼睛,對著三十六招了招手,他手裡還拿著罐頭,但還是就這麼狠狠的咬著對方的唇,他看著三十六的他鏡片下的眼睛瞇了起來,看起來非常寵溺的,那讓三十四歲的他紅了耳朵。

三十六伸出舌尖舔了舔那還沾著糖漿的唇,不同於因為發燒而炙熱的口腔,那晶晶亮亮的唇看起來冰冰涼涼的。

「好甜。」
對著中年男子說這什麼,三十四歲的他覺得自己渾身的熱度都要提高了。

他恨恨地微微地鼓起了臉頰,再度的吻上了三十六的唇,什麼水蜜桃滋味這種話他可說不出來,三十四只是咬了口對方的唇後得意的揚起了下巴。

「看我用病毒毒殺你,報復社會。」

愣了一下的三十六笑的停不下來,被三十四軟落無力的肘擊著。



----------

一邊想著這兩個傢伙在幹嘛一邊寫的
生病吃水蜜桃罐頭是我家小時候的習慣 其實不知道其他人家裡是怎樣
當然長大後就沒吃過了XD

兩個人再一起久了,會互相交換著對方那些藏在心底的生活習慣
跟對方說 我是這樣的人喔 的感覺
其實是讓對方踩進他心底柔軟的地方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