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HQ] 嘗試中-編號001

[我的五四三]雜事

他聽見、噗通噗通的、心臟正再跳動的聲音。

影→←日

如果要日向翔陽來說影山飛雄這個人,大概就是『王子』、『托球』、『勁敵』、『可怕』這種組合再一起怎麼看都有一點詭異的關鍵字。

是如果要說討厭有點討厭、但說喜歡應該也算是喜歡的人。

可是卻是怪人組合。(月島在旁邊冷冷的吐嘲著,完全不知道是感情好還是不好的)

「因為影山他…是影山嘛!」過於坦率的日向總是會說著讓人有些理解不能情感表達。

「蛤?」

那像是個小孩子般(當然不是指身高的部分)純粹的感覺,單純的因為訴說著對方而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起來非常可愛的,總讓影山感到有點火大的忍不住用力的揉著對方意外蓬鬆柔軟的頭髮,讓他吃痛的喊著,那比起自己還要短小的手揮舞著、作勢要揍人卻絕對打不到的模樣實在讓自己覺得心情大好。(那是連自己也沒發現的小小的劣根性)

「又來了啊…」在一旁看著日復一日上演著像是雙簧般的一年級怪人組合,同樣身為二傳手的菅原前輩忍不住笑了起來,在他的眼中看來大概沒有比起他們兩個更好的組合了吧、能夠這樣無條件的信任著對方的日向是如此不可思議,那總是穿著短褲露出雙腿在會對方托球過來的時候會有力的、往上一躍的,像是飛翔起來(也許是真正的飛翔)。

不過單細胞的影山比起日向來說也是過猶不及,怎麼說都是非常單純又坦率的兩個人啊。

毫無自覺這點也很像。

「還是我來托球給你吧、日向。」他笑了起來,看著日向那被影山弄亂的頭髮,像隻小狗般的,對著自己露出閃閃發亮的眼神、但又像是不甘心般的刻意偷踩了站在身後的影山的腳。

毫無自覺得惹對方生氣。

「唉…又怎麼了?」澤村看著那無時無刻都喧嘩的後輩們,只覺得頭又有點痛了起來。

「大概只是…感情太好吧…?」站在主將身邊的副主將有些不確定的說著,卻笑了起來。

那頭的影山和日向只是維持著像是小學生般幼稚的爭吵,但卻有種無法形容的情感充滿著日向的胸口,那像是初次體驗到跳躍的感覺、從上墜落的感覺,那是對於未知的事物產生的本能的恐懼與、亢奮。

那讓他笑了起來,毫無自覺的。

心臟,噗通噗通的。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