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創作/MAGI]溫泉

[我的五四三]雜事

CP-馬斯辛

溫泉

「馬斯魯爾!」

那是賈法爾從遠處傳來的喊叫,伴隨著的是那像風吹過草叢裡發出的沙沙的聲響,快速的、幾乎讓辛巴達感到眼花的,躍上樹裡的黑影。

「馬斯…?」

「馬斯魯爾!可惡、又被他逃走了!」

辛巴達還來不及確認那像是野獸般蜷縮在樹上的黑影,就被那怒氣沖沖的賈法爾給打斷了,他好笑的看著對方還一手拿著毛巾,一瞬間突然理解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洗澡時逃跑的貓,就是這種感覺吧!辛巴達笑了起來,他伸手摸了摸那還一臉怒氣沖沖的賈法爾的腦袋,拍了拍他那有些蓬鬆凌亂的頭髮。

「別生氣了、我剛剛有看到他往那邊跑喔!」辛巴達指了個反方向,眨了眨眼睛儘量讓自己看起來笑得非常真誠的,他看著賈法爾抬起頭來挑了挑眉毛,那明明是小孩子的臉龐卻看起來非常沉穩的,他聽著他輕輕的嘆了口氣,將毛巾塞在自己懷裡後就往著反方向前進。

被發現了嗎?唉呀、真是不可愛!
辛巴達拿著毛巾,嘴角帶著笑意的小聲碎念著,他抬起頭來,看著那隱匿在斑駁枝葉中那團黑色的影子探出了頭來,陽光灑在那紅色的髮上,看起來非常美麗的。

「馬斯魯爾、下來吧。」

「辛…先生…」

辛巴達看著那從樹上一躍而下的紅髮的孩子,看著他站著筆直、用著還不習慣的敬稱喊著自己,狹長的眼角看起來有些慵懶的,那讓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馬斯的頭髮,看著他仰著臉的看著自己,金色的眼瞳裡倒映著他熟悉的面容。

「跟我一起去洗澡吧、馬斯魯爾。」

「咦?」

「這裡有很大的溫泉浴池喔、好嗎?」

馬斯魯爾看著在自己眼前蹲下,與自己視線相交的男人,他看著他瞇起那雙金色的眼瞳溫柔的對著自己笑了起來,那像是對待一個孩子般的,他本來就應該這麼被對待一般的。

辛巴達看著眼前沉默的孩子對著自己點了點頭,於是他一把抱起了那還赤著腳的踩在泥地上的馬斯魯爾,他看著他那雙金色的眼瞳驚訝的瞪得大大的、非常可愛的。

「小孩子就是要像個小孩子才可愛啊。」

馬斯魯爾看著辛巴達臉上的笑容,非常耀眼的,那讓他只能彆扭而且僵硬的被對方抱著坐在那寬厚的肩膀上。

那所謂的溫泉浴池非常的壯觀的,馬斯魯爾看著那從泉口般噴灑出的滾燙的熱水還帶著一點淡淡的硫磺的氣味,每塊巨石都散發著熱氣、霧氣瀰漫著。

「好了、來!擺出萬歲的姿勢!」辛巴達看著那站在一旁,明顯的討厭碰水的馬斯魯爾,他沒好氣的拉著那還有些抗拒的孩子,一個口令的,咻的把那件髒到不行的衣服給丟到一旁的桶子裡,他看著這個小小的身上結實的肌肉和渾身的傷痕,忍不住戳揉著對方那沒什麼表情的臉龐,將他揉的紅通通的。

「要把全身沖乾淨喔、來互相擦背吧!」

馬斯魯爾接過手中沾著香精的毛巾,他學著辛巴達的動作將毛巾給捲了起來,踩在石子上擦試著對方將那頭紫色的長髮盤起來的肩膀,不知怎麼的、心臟有些噗通、噗通的強力的跳動了起來。他聽著對方有些發癢般的笑了起來,全身的肌膚因為蒸氣的關係而通紅的,那模樣讓年幼的馬斯魯爾覺得難以形容。

「那、換我吧。」將那還再拼死搖頭的小孩給抓了過來,辛巴達用著一盆熱水一頭澆在馬斯魯爾的頭上,看著他本能似的甩著頭髮像隻小動物般的模樣,那讓辛巴達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來。

他輕輕的擦試著馬斯魯爾那明明是孩子的掌心,卻佈滿了厚繭和傷痕,那讓辛巴達皺起了眉頭,忍不住又把動作放得更加輕柔的。

明明已經都不會痛了。
可是對方溫柔的、神情專注的讓馬斯魯爾覺得自己那些早已結痂的傷口似乎正莫名的渾身發燙的,移不開目光的。

心臟,喧嘩著。

「你的手和腳都蠻大的、以後會長得很高大呢。」

「會比辛高大嗎?」

辛巴達訝異的看著那沉默的孩子難得搶話的說著,那總是面無表情的臉蛋看起來有些變化的,連敬稱都忘了用上了呢。

「應該會吧!法納利斯的男性聽說都蠻高大的,馬斯魯爾長大後應該也會是那樣吧!啊、不過我沒見過別的法納利斯就是了…」

馬斯魯爾聽著對方說著,他只想著長的更加高大的、能夠保護著眼前,給予他世界的男人。於是他向前,在對方那被熱汽蒸得通紅的肩上咬了一口。

「馬斯魯爾?」

「我在做記號。要保護辛的記號。」

那像是小動物給喜歡的東西沾上自己的氣味般的,辛巴達看著眼前的孩子率直的目光看著自己,似乎沒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另他感到害羞的話,於是他只能紅著臉的,將著眼前那明明還矮他那麼多的小孩給拋到浴池裡。

「真是的…」

而那好不容易一邊掙扎一邊從浴池裡爬起來渾身滾燙的馬斯魯爾讓辛巴達大笑出聲,但那將臉趴在一旁石頭上降溫的馬斯魯爾只是看著辛巴達輕撫著自己咬過的痕跡,連耳根都通紅了起來,只覺得非常開心的,就連洗澡也不是這麼討厭了。



辛巴達將雙手靠在石頭上趴著,他看著那在他一旁安靜的泡著溫泉的馬斯魯爾,想著如今對方還真的是比起自己要來的高大許多的,那是必須仰著親吻的角度。

以前明明還很討厭洗澡的。那是想起來都會讓辛巴達忍不住想笑的,於是他也就真的這麼的笑出了聲音。

「怎麼了?」

「沒有,只是想到很懷念的事情。」

感受著馬斯魯爾貼在自己身上的肌膚的熱度,噗通、噗通的,似乎還能聽到心跳的聲音,辛巴達只是撒嬌般的輕蹭著對方厚實的掌心,那是以前的傷痕消失後又佈滿了新的疤痕的掌心。

明明是想要創造一個不會擁有這些傷痛的國家。他輕輕的吻著馬斯魯爾手心裡疤痕,溫柔而專注的。

馬斯魯爾看著辛巴達那樣的神情,那雙金色的眼瞳斂了斂的,長長的眼睫落在那變得通紅的臉頰上行成淺淺陰影,他聽著自己心跳的聲音,那是長大的自己才明白的,這是為了某個人悸動的聲音。

只為了那個人而跳動的聲音。

他伸手撥著辛巴達那盤起來後垂落在耳邊的幾許髮絲,然後他在那透著瑰色的肩上再度的咬了一口,和孩提時的自己一樣的。

「懷念是指這個嗎。」

馬斯魯爾說著,然後他看著,那個即使這麼多年後仍然沒改變的王者輕撫著自己咬過的痕跡,再度的紅了耳朵。

那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