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06.穿對方的衣服(DMMd-紅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06.穿對方的衣服(DMMd-紅蒼)
(原本為-換穿對方的衣服,但因為所以稍微改了一下)

蒼葉有時候還是會習慣碰觸著自己後頸,在察覺到指尖已經不會感受到纏繞在髮上的觸感時,才意識到自己的那頭長髮已經剪了下來。

空空的、有些不習慣的。蒼葉忍不住搔了一下自己現在的頸子和有些刺的髮尾,新奇的感覺讓他笑了起來。

『蒼葉,早安。』

「早安,蓮。」蒼葉看著蓮從窗檯邊跳了下來,親暱的用著自己的鼻尖蹭著對方,那被陽光曬的暖暖的、讓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蓮那蓬鬆的毛。

『不要賴床啊。』
蓮說著,語氣有些莫可奈何的,讓蒼葉笑了起來,他只是敷衍的回答著,然後在刻意曬過、柔軟的床鋪中又滾動了一下,也許還可以嗅到那些許陽光的氣味,這是紅雀總在一些細微的地方的溫柔,在只要他來過夜的那天。

那種像是天生的、毫不做作的溫柔,是直到他與紅雀兩情相悅互相表白後才開始讓蒼葉感到特別害羞的、有些扭捏的。

那雖然是理所當然的溫柔,卻忍不住讓蒼葉想著『這傢伙果然受女人歡迎啊』,這樣子的讓蒼葉不想承認的吃醋的感覺也比以前還要來的鮮明許多。

那看起來像是什麼都一樣的日常,其實什麼都不太一樣了。蒼葉將自己的臉埋在枕頭裡,企圖掩蓋著自己莫名奇妙紅起來的臉頰。

『耳朵也是紅的喔,蒼葉。』蓮好心的提醒著。

「蓮!」蒼葉沒好氣的從床舖裡爬了起來,雖然因為今日休假讓他多少想要賴在床上一陣子,但想到紅雀已經去工作了,這份怠惰的感覺不知怎麼了就壓了下來。

赤著腳踩在地板上,那冰涼的感覺讓蒼葉感覺冷靜了一些,他翻著衣櫃,想要找著自己特地留在紅雀家裡的衣物,目光卻被紅雀那顏色豔麗的和服給吸引著,那是對方一貫的穿著,豔麗的顏色下藏的滿是刺青、疤痕的身軀。

蒼葉將其中一件和服給拿了出來,豔麗的紅色、袖口有著簡單、卻繁複的的花紋,和紅雀平時穿著的非常相似的(基本上他覺得根本是一模一樣)。

「還真是喜歡啊。」他小聲的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然後,那像是心血來潮般的,蒼葉將那件艷紅色外衣穿了起來,那原本就偏白的身軀在紅色的襯托下更顯得白皙了,看著自己的衣襬和紅雀穿著相比似乎有著快要貼近地面的危機,他輕輕的嘖了一聲,有些好玩的甩甩了甩那長長的衣袖。

紅色的、紅雀的顏色和紅雀的氣味,感覺自己似乎渾身發燙的,蒼葉將臉輕輕的埋在衣袖裡,這種難壓抑的,幸福的想要笑的感覺。

「蒼葉?」

耳邊傳來紅雀的聲音,有那一瞬間,蒼葉覺得自己產生了幻覺。

「紅、雀?」

紅雀看著那轉過頭來,有些呆愣的看著自己的蒼葉,短髮讓蒼葉看起來比起本來的年紀要小上一些,但自己的紅色的衣服掩蓋在白皙的身體上卻又矛盾的有種過於豔麗的感覺。

然後他看著那本來就紅著臉的竹馬竹馬的戀人,整個人都快要變成害羞的粉紅色了,金色的眼瞳裡的水波倒映著他的模樣,那看起來非常可愛的。

完全的、犯規。

「你太色情了啦、蒼葉。」

「哪有!這是你的衣服耶!」

蒼葉紅著臉,看著那似乎也被他傳染、那個比起外貌、對於自己其實還要來的純情許多的他的戀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他聽著他的戀人抱怨著自己這樣子的殺傷力太強,在工作的時候忍不住一直想著還在睡的自己云云,那種讓人害羞的情話。

「紅雀、你回來啦。」

他看著自己的戀人愣了一下,看著他伸出手來輕撫著自己的頭髮,那目光像是被什麼融化般的,非常溫柔的。

「我回來了,蒼葉。」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