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14.性別轉換(MAGI-馬斯辛)

[我的五四三]雜事

14.性別轉換(MAGI-馬斯辛)

辛巴達揉著自己胸前隆起,變的柔軟的、雪白的、被稱之為乳房的脂肪。那過於熟悉的柔軟的觸感(還是無法一手掌握的巨乳)、提醒著自己目前身體驚人的變化,那讓辛巴達忍不住將另外一隻手往著自己早已感覺空蕩蕩的雙腿間觸摸著。

當然,沒有。

他還在思考著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或是因為過於疲憊產生的幻覺的同時,他看著那個從門口進來正抱著一堆捲軸的賈法爾看著自己的這個模樣,震撼的、將手上那堆捲軸碰的摔在地上,碰、碰、碰的聲響,好吧、辛巴達邊掩著耳朵邊想著。

這是、現實。

他看著自己變成了『她』的身體,身高縮水的、只比雅姆萊哈還要高個一些的,柔軟白嫩的臉頰、那讓他的整個五官都變的更加精緻的,他眨著那自然捲俏的眼睫,不可思議的,纖細的指尖,和...負擔過重的胸圍。

肩膀好酸。用著雙手托著胸部,辛巴達忍不住用著佩服的目光注視著雅姆萊哈,那變的有些水潤的目光盯的雅姆萊哈有些害羞了起來。

「好好喔!」皮絲緹說著,那雙大眼毫不避諱的直盯著辛巴達胸前渾圓、雪白的,巨乳。她看著原本是男性的王、和自己的幼兒體型。

太不公平了。

那察覺到自己部下憤恨的目光,辛巴達只是乾笑的,將目光轉向從剛才就沉默的站在她身邊的人。

「馬斯魯爾。」辛巴達看著站在自己身旁的人,那是仰著頭會覺得頸子發酸的高度,她輕喊著對方的名字才發現自己的聲音變的有些細、有些柔軟的。

然後,她看著她的部下因為自己的呼喊而輕輕的、不可察覺的輕顫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清脆的聲音是聽來有些陌生的,自己。

「王。」馬斯魯爾感覺自己似乎嘆了口氣,他看著那個站在他身旁便的嬌小許多的、緊貼著自己的肌膚變的過於柔軟的,然後他看著那雙變的更加媚惑人心的金色的眼瞳微微的瞇了起來,那有些壞心眼的模樣,看起來也非常可愛的。

「要摸嗎?」她說著,果不其然聽見身旁傳來其他人非常有默契的一同倒吸了口氣,那讓辛巴達覺得有些好笑的。

但她仍然挺起自己現在變的柔軟的胸部,毫不客氣的用著自己變的纖細的指尖緊抓著馬斯魯爾毫無動作的手,往著自己的胸前一抓的。

「辛!」

辛巴達看著自己瞬間被賈法爾用細繩給緊緊捆住的雙手,不由得感嘆著自己部下的手腳真是越來越俐落了呢。然後她邊聽著耳邊傳來賈法爾的碎碎念的,從一個國家的王到身為女性的矜持都出現了,聽的她頭暈眼花的,她看著那默默的還盯著自己掌心的馬斯魯爾,看著那毫無變化的表情,覺得有些無聊了起來。

「你有再聽嗎、辛。」她轉過頭來,看著那對著自己笑的非常溫柔的賈法爾,只能乾笑的、點著頭。

「是嗎、那再恢復前就乖乖待在這裡吧!你自己點頭答應了。」賈法爾看著眼前變的比自己還要矮小的辛巴達頓時抬起頭來,那雙金色的眼瞳瞪的又圓又大,像是什麼小動物般的,有那麼一瞬間讓他覺得自己似乎就要笑出聲音來,只能用乾咳來掩蓋過去。

「馬斯魯爾就留下來盯著辛吧。」

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胃,賈法爾覺得自己其實也是非常寵溺著自己的王的人啊。

馬斯魯爾看著那手還被綑綁住的辛巴達,看著她用著那被捆在一起的雙手拍著床鋪,用眼神示意著自己靠過去,然後自己才剛坐下,那渾身變的軟綿綿的、過於纖細的身軀就這麼的貼了上來。

「辛...」馬斯魯爾看著眼前坐在自己大腿上的王者,看著她還利用著那被綑綁之便,套著自己,將自己困在那纖細的兩手之間,他嗅著對方貼著自己的頸子和頭髮,那是非常熟悉的氣味,他非常喜歡的味道。

「特別服務、不錯吧!」辛巴達笑了起來,看著自己的柔軟的胸部隨著壓在馬斯魯爾的胸膛上而變形的,他看著變成女性身體的自己,看著那渾圓的胸部和纖細的手臂只覺得不可思議的。

「你喜歡巨乳對吧。」

馬斯魯爾看著眼前對著自己笑起來的、美麗的王,他感受著那和身為男性時完全不同的另外的一種媚惑的感覺,那喊著自己的聲音聽來有些甜膩的,那長長的眼睫在那白皙的面頰上落下淺色的陰影,但那雙金色的眼瞳裡所傳遞的情感,仍然像是要穿透他的心臟般的。

「喜歡。」馬斯魯爾聽見自己說著,他聽著辛巴達笑出了聲音來,整個人幾乎都攀在他的身上的,柔軟的身軀隨著笑聲震動著,然後他輕撫著對方藍紫色的髮絲,看著對方像隻貓般輕輕的弓著身體。

馬斯魯爾想自己的確是喜歡的,柔軟的女性的身軀,那觸摸著辛巴達胸部的柔軟的觸感彷彿還停留在自己的指尖上的,可是也在那個瞬間,馬斯魯爾想著,原來自己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在乎一個人的性別,因為那柔軟的觸感同時也讓他想起自己碰觸著身為男性時的辛巴達。

這都是他的『王』。

「不過,我還是喜歡你本來的模樣。」

「沒有巨乳的?」那是有些壞心眼的調笑。

辛巴達將臉靠在馬斯魯爾的身上,看著對方這麼說著的時候的神情,那特有的上揚的眼尾看起來非常性感的,他喜歡在這樣的時候放下一切尊稱,只單純的看著自己的馬斯魯爾。

那像是自己除了那些別人所給予的之外,最原始的存在的價值,只因為他是他便足夠的。

「那樣已經很好了。」
非常美好了。

只要你存在,就已是最美好的。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