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4/14 生日快樂

[我的五四三]雜事

今年還是偷偷利用上班時間偷寫!
不過提早一天就先寫好感覺有點進步(才沒有

寫了兩篇文
一篇是VG文
一篇是APH的露中

VG是因為最近正在看的,也想試著創作看看
(不然其實我應該寫染吹染
是充滿少女心風味的感覺!

再來是露中
我實在必須坦承這對對我而言真是千言萬語道不盡
當初也是因為露中才認識了
雖然就我現在在寫的露中我想也不會有什麼突破了
也不知道當生日禮物好不好ww哈哈w
但是因為有特殊的意義 所以我又試著寫了

今年不知道為什麼都寫些感性的話東西給生日的朋友
可能多少還是覺得很感謝仍然陪在旁邊的人

謝謝阿的治癒感
仍然希望著你得到很多 更加更加的美好的一切

生日快樂

----------禮物下面收收-----------------
VG-櫂愛


『愛知,你會不會太過執著了。』

先導愛知忘了是誰這麼跟他說過的,雖然他也隱約的察覺自己對於櫂君的一切似乎太過執著,是對於對方的那股強大和堅強的意志力的崇拜感?還是是否是想要成為對方、又或是像蓮那樣的有些複雜的情感?

先導愛知有些困擾的,他想著自己無庸置疑的是想要得到對方的認同的,想要和對方肩併著肩的看著同樣的事物,他想要知道櫂的全部的、就算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也無所謂的,只是想知道、只是渴求著。

「唉。」先導無自覺的嘆了口氣,他總覺得自己在思考的事情比起對戰要來的複雜多了。

他閉上眼睛、想像著。
耳邊似乎傳來卡片們竊笑的聲音。

「拿來。」

「哇啊!」

睜開眼睛就看見櫂緊皺著眉頭的看著自己,在發現自己驚呼出聲的同時先導沒有忽略對方的眉頭似乎又皺了一下,有些懊惱的低下頭來後他才意識到對方說的拿來是什麼意思。

先導看著自己手中削到一半的蘋果,幾乎是慘不忍睹的狀態。

他乾笑了幾聲,笨手笨腳的將那已經被摧殘了三分之一的蘋果交到對方的手中,然後看著對方那不合乎形象的超完美廚藝的發揮著,那讓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櫂看著對方用著像是小動物眼睛看著自己,閃閃發光的,他幾乎要懷疑自己還看見那不停擺動示好的尾巴,那讓他有些想笑的,於是他有些慌張的別過頭去,輕咳了一聲將重新切過的蘋果擺盤著。

「好害喔!是兔子!」那是完全發自內心的,豪不矯情的。

櫂看著這樣的先導,總還是會想起第一次見到對方時那狼狽的模樣、怯弱的像隻蒼鼠的,卻在接過自己給予的卡片後那雙藍色的眼瞳閃著光芒的,非常美麗的,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然後看著先導那張臉瞬間紅了起來,發出『嘿嘿』有些靦腆的笑聲。

可愛的。

「愛知。」

「嗯?」

「…沒什麼。」

「是嗎…」

先導愛知看著這個突然揉著自己頭髮又對著自己冷淡的人感覺更加疑惑了,他眨著眼睛的看著對方,在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嘴巴被塞進了一片切好的兔子蘋果,他能感覺到對方的指尖輕輕的滑過他的嘴唇。

然後他看著對方一邊輕舔著指尖,背對著自己離開了。
留在原地的先導只感覺臉頰攀升的溫度和心臟正不停的傳來噗通噗通的巨大聲響。

安靜啊心臟!

是喜歡啊!
真遲鈍啊、愛知。


他聽見了。

那讓他連耳朵都紅了起來,只能低著頭的啃著對方塞在他嘴巴裡的兔子蘋果。
酸酸甜甜的。


-------------------------------------------------------------------


APH-露中


他看著從那人奶油色的髮梢中透出的陽光,一閃一閃的、不可思議的美麗,明明在漫長的歲月中他應該已經看過比起這樣小小的光線要來的更多的美景,王耀卻仍然在那一瞬間,感覺自己彷彿屏息。

還真像個孩子。他低喃著(而事實上對方對他而言也的確是個孩子),順手的用著自己的指尖撥著那人黏在臉頰上的髮絲,明明已經長的如此高大了,可是偶爾他還是會在那人的目光中看見那個在雪地中、穿著單薄的孩子,那雙冰紫色的眼瞳就這麼的望著他、望著他。

無所畏懼的,只是渴求著。
渴求著,終於歪斜了起來。

「小耀。」

他看著那人睜開眼睛,冰紫色的眼瞳裡倒映的自己,明明總是讓人感到咬牙切齒的可惡和令人恐懼的冰冷,卻總是這樣的,只要這樣子的看著他,就會覺得胸口有些地方刺痛的,幾乎碎成一地的。

「小耀。」伊凡又再一次輕喊著,那有些不標準的發音和特殊的腔調讓中國忍不住笑了起來。

伊凡那看著那人的眼睛瞇了起來,肩膀因為發笑的關係而顫抖著,那張已經停止成長的面容因為這樣泛起了瑰麗的顏色,啊、這一切都讓他感覺非常美好的。

於是他湊了過去,將自己的臉埋在那纖細的頸窩裡,柔軟的、那像是牛奶糖混著奶油顏色的髮梢讓對方發癢的,縮了縮頸子,他注意著那樣細微的變化,改用著自己的臉頰蹭著對方。

這種像是大型動物般討好的舉動以及柔軟的臉頰總是會讓王耀覺得非常可愛的,總讓他想起她喜歡的貓熊,他想著對方確實像是隻熊後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來,無所察覺的、寵溺的。

明明憎恨、明明恐懼,卻又並非如此的。
過於矛盾的。

緊緊拉扯著。

「如果世界末日來了就好了呢。」他聽著那個人用著宛如孩子般天真的聲音說著,明明應該是如此可怕的,卻又讓王耀在感到顫慄的同時覺得安心的。

那本來相鄰的版塊全部混在一起就好了,成為我(你)就好了。那就不會這麼寂寞了。他笑著,說著,那眼睛閃耀著美麗的光芒的,既殘忍又純粹的。

如果是世界末日就好了。他感覺自己的心底不停的重複著,卻怎麼也不能把對方融入自己的身體裡。
他看著那不知不覺從自己眼眶裡掉落的水珠,滴答滴答的全落在王耀的面頰上,彷彿哭泣一般,那雙深色的眼睛裡的情感朦朧的,色的長髮貼在自己白皙的肌膚上,那是強烈的對比,美麗的讓他想要憐愛的同時又想要狠狠的破壞著,扭曲的,只是渴求著。

好熱。
那滴落在自己臉頰上的水珠過於灼熱的,融化的。

王耀輕輕的眨著眼睛,他感覺伊凡貼在他唇上的吻是如此冰冷卻柔軟的,那莫名的反差讓他忍不住伸出手來輕輕的揉著那個人看起來就非常柔軟的頭髮,指尖輕輕的划過那薄薄的眼皮,那像是會冰凍一切的紫色,他想,其實自己是無所謂的,其實自己也過分的執著著、歪斜扭曲的。

他們是不相同卻又相似的。
這是即便知道會凍傷也要碰觸的,從第一次目光交接時就已經註定了。
這是他的心魔。

「那就讓世界末日吧,伊凡.布拉金斯基。」

他笑了起來,仰起臉來親吻著那人的眼睛。


Fin.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