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小足球/吹染吹]後續

[我的五四三]雜事

寫了情人節的後續!
試著從染岡的角度切入

有時候喜歡這種情感會讓人覺得有點害怕!
可是 卻又沒有什麼不好

---------------------------------------
所謂的『喜歡』、到底該怎麼說明?
染岡竜吾覺得這大概是他的人生中最艱難的題目。

不過雖然這麼說,可是染岡其實是很清楚的,關於各種的喜歡。
他可以說出他喜歡的食物、他喜歡的學科、他喜歡的足球,那些都是非常具體的,對於染岡而言非常可以簡單的、輕易的跟別人形容的。

可是,這些感覺、對於『吹雪士郎』而言似乎全部都行不通了。
染岡覺得自己是想要區分什麼的、把吹雪和那些『喜歡』區分開來,不知怎麼了、他覺得那樣子才公平。

他想著那個用著顫抖的指尖將巧克力交給自己的吹雪、那個笑著說自己很有男子氣概的,對著自己說著喜歡的少年。

『我喜歡你喔、染岡君。』

不可思議的。
每次只要想起那個畫面、想起那句話語,染岡都會覺得有股熱流從自己的心口暖了起來,像是魔法一樣。

有什麼渲染了開來。

「染岡君、怎麼了嗎?」吹雪抬起頭來,看著染岡的側臉,看著那個人褐色的肌膚突然瞬間的染上一層紅色,非常莫名的、卻也非常可愛的。

於是他笑出了聲音來,那惹的對方似乎更加的困窘的。

「欸!」染岡有些不自在的搔了搔臉,目光有些游移的,然後他看著身旁和他並肩站著的吹雪,看著對方比起自己還要矮小的身軀,卻藏著巨大的力量。

他似乎有些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覺得不公平了,他只是不想要用那同等的『喜歡』來形容這份心情,對他而言『吹雪士郎』的特別就是特別的,毫無道理的。

染岡有些想笑的,覺得自己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了最初,他漲紅著臉、輕輕的碰觸著吹雪有些冰涼的指尖,那像是要融化了一樣的,融化在自己的掌心裡。

吹雪看著自己被牽起的手,看著那渾身通紅發燙的染岡,連耳垂都通紅了起來。啊、如果可以就這樣融化了就好了,他想著,不知怎麼了有些想哭了。

「好溫暖。」吹雪說著,笑了。

染岡微微的側著臉、低著頭的看著吹雪那長長的眼睫、和那落在臉上的淡淡的陰影,他重重回握著對方緊牽著的他的手,想著這樣子就可以融在一起了吧。

他想著,直到對方掂著腳親吻著他眼角的痣時都緊緊的握著。
而那拉長的影子的確,全部都融在一起了。

-----------------------------

我的腦袋裡一直想著如果可以融在一起就好了(笑
染岡想要切割那些喜歡 正因為吹雪是特別的
正因為他感受到吹雪對於自己得喜歡是怎樣的感覺

那是一種想要慎重 又小心的情感
想要說出來 卻又有些害怕的情感

我想他們是相互理解的 關於對方所恐懼的一切 然後相互包容的
是一種正在努力學習著 愛著對方的時候也要愛著自己

然後 我想著 十年後的染岡
一邊寫著很傳統的信件 一邊笑的很自然的對著隊友說著
這個人 是我喜歡的人
覺得非常美麗的

BGM是RADWIMPS的歌w 創作動力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看到這篇啦!
每次的白還有兩個人害羞的樣子看得也都要融化了
吹雪之前是個自我中心又自戀的人,因為遇到染岡所以開始學著去愛人,染岡則是沒有戀愛的經驗,所以也是從頭開始學習分辨以往的喜歡跟愛人的喜歡,這互動真的太可愛了慢慢加溫
也喜歡聽RAD,他們的歌聽著聽著都好有靈感!

Re: Re: 

> 看到這篇啦!
> 每次的白還有兩個人害羞的樣子看得也都要融化了
> 吹雪之前是個自我中心又自戀的人,因為遇到染岡所以開始學著去愛人,染岡則是沒有戀愛的經驗,所以也是從頭開始學習分辨以往的喜歡跟愛人的喜歡,這互動真的太可愛了慢慢加溫
> 也喜歡聽RAD,他們的歌聽著聽著都好有靈感!

融化融化~
我覺得吹雪是自戀的人,可是他卻又覺得自己是有缺陷的,不完整的!
其實染岡和吹雪都有點在奇怪的地方 沒有自信 所以就會顯的笨拙
而且這對他們而言都是初次的 未知的喜歡的感覺
喔w越來越覺得可愛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