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2/14

[我的五四三]雜事

明明是情人節卻看到了有點鬱鬱的連載吼

我不喜歡覺得只有自己單方面付出
或是認為自己這樣子是好的那種人

...溝通一下是會死啊!
不說明白誰能理解 卻又奢望別人理解
這種事情再二次元還是三次元來說 都太煩燥了

煩!每次漫畫小說看到這種人就想單手把他舉起來甩他巴掌w
不過...這種煩躁感大概也是旁觀者才清楚吧

身陷其中大概沒辦法發現盲點
嗚啊!...(艸

無意義的該該ww

--------------------------------

創作/MAGI/馬斯辛

*仍然是現代醫院梗,不過長大了(?
*大概是高中生馬斯
*這裡的馬斯和辛已經是同居關係

提著護士幫他整理的整袋的巧克力,辛巴達看著那紙袋裡用著他無法理解的堆疊方式將那些盒裝、袋裝的巧克力塞得剛剛好。

「真害…」他感嘆著。

辛巴達舉著提著被塞的滿滿的袋子的雙手,有些困難的站在家門口搜索著不知道丟在哪去的鑰匙,然後意外的,門早在他有所反應之前打開了。

看著眼前高大的男人,紅色的短髮、狹長的眼尾,辛巴達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回來啦、馬斯魯爾。」

「順序顛倒了、辛先生。」

看著眼前對著他扯著笑容的男人,馬斯魯爾有些無奈的接過那人手上滿滿的袋子,側過身子讓辛巴達進屋來。

「我回來了。」扯開領帶,勾著馬斯魯爾的頸子,在那人還發愣的唇上落下親吻,辛巴達舔了舔唇,金色的眼瞳像貓一樣的,瞇了起來。

「很好,沒有巧克力的味道!」辛巴達像是品嘗完一般,笑了起來。

馬斯魯爾一手拉上門,他單手擁著那人的腰際,低著頭的在那人舔的晶亮的唇上輕輕的咬了起來,紫色的長髮輕搔著他的頸子,他嗅著那人髮鬢間淡淡的、消毒水的氣味,只屬於醫院的氣味,只屬於他的醫生的氣味。

那曾經最討厭的味道,現在卻讓他如此安心的。

「辛。」

馬斯魯爾低著頭的,舌尖有些粗魯的撬開辛巴達的唇,吸允著他的舌尖,他像是一頭飢餓的獸,犬齒輕磨著對方的唇、刺痛的快感讓辛巴達忍不住瞇起了眼睛、唾液沿著嘴角流了下來,每當他要呼吸的瞬間,唇就會再度被對方覆蓋著,舌尖蠻的舔著他的舌頭、唇瓣。

全然的掠奪著。

馬斯魯爾看著眼前紅著臉、喘著氣的男人,帶著薄繭的姆指有些憐愛的擦過對方沾著唾液的嘴角,然後他看著對方幾乎是本能的,在他的手掌靠近的瞬間,臉頰自然的靠了上去,這種微小的動作,每每都讓馬斯魯爾感到心頭一緊的。

他那緊繃的嘴角忍不住輕輕的上揚了起來,淡淡的笑容讓辛巴達不自覺得紅了臉頰。

----------------------

昨天睡前寫的!
寫不完哈!但總之也是情人節!呼呼

非常努力(自己說
然後...我真的非常簡單的就可以讓任何人舌吻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