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小足球/吹染(吹)] 情人節

[我的五四三]雜事

總之 很努力的在打拼情人節(?
先從吹染開始
主要還是想要描寫 青澀的情感還有吹雪的心境

喜歡實在是一種很奇妙的情感
聽起來似乎沒有愛那麼重,卻又包含著很多的

---------------------------

「我喜歡你。」

喜歡、喜歡,明明那是連喜歡都無法完整表達的情感。
吹雪捏著手中包裝好的巧克力,感覺手心微微滲出的汗水沾在包裝袋上。

站在他對面的染岡因為他的話語,慌張的、艷麗的紅色漲滿了褐色的肌膚,非常非常可愛的,吹雪想著。

他回想著過去的情人節,想起總是收著無數的巧克力的自己。明明是自己,卻又陌生的。吹雪士郎總覺得自己似乎置身事外。
像是站在圈圈的最外圍,看著自己站在其中,笑著。

喜歡?
應該吧。吹雪覺得自己並沒有特別的討厭或是喜歡著,於是所有的感覺都是曖昧不明的。

喜歡、喜歡、喜歡。
他說著,感覺廉價的,卻渴望在這反覆的話語中得到些什麼。

喜歡或是被喜歡著。

吹雪捏著手中的巧克力在心底對於過去那些和自己說著喜歡的女孩們感到抱歉的。因為心口缺了一塊,失去了最重要之物的自己、那時無法喜歡上任何人的自己,所說的『喜歡』是那麼虛假。

明明應該是要更慎重的、更重要的話語。
一定是因為那時的自己不曾這麼的,喜歡著一個人吧。吹雪想著。

還未曾遇見染岡君的自己、還未曾遇見過自己的染岡君。
吹雪突然覺得一切都不可思議了起來,過去那些理所當然變的陌生的。

該怎麼說呢。
對於染岡的一切都覺得如此喜歡的,幾乎到了病態的,卻無法控制的。

喜歡那人踢球的模樣、喜歡那人逞強的表情、喜歡他看著自己笑起來的樣子,喜歡著他喊著自己的名字。

喜歡說著討厭的、喜歡說著喜歡,喜歡著彆扭卻又意外直率的染岡君。

那是連說出喜歡都會想要哭泣的情感,就是打從心底的、幾乎連自己的每個細胞都在說著,喜歡你、喜歡你。

染岡看著眼前的巧克力,看著眼前的吹雪士郎,看著他雖然紅著臉卻仍然直率的注視著自己,要不是那拿著巧克力的顫抖的指尖洩漏著那難以察覺的情感,也許他會以為這些都是虛假的。

喜歡、喜歡、喜歡。
這些話語聽起來非常像是魔咒的,那讓染岡有些茫然的。

他看著眼前瘦小的少年,他清楚的知道這身體裡隱藏著是比起自己還要再更強大的、更加堅強的,是對手也是夥伴的。

他想成為吹雪的支柱,這是非常非常確切的信念的。
並非是把對方當成女孩子般那樣得喜歡、而是更多的,無法形容的。

這是喜歡嗎、這是戀愛嗎?
染岡覺得自己還搞不清楚的,只是身體的本能已經驅使他伸出同樣顫抖的指尖,收下眼前的巧克力。

「那個…這個、欸那個…」

吹雪看著眼前的染岡,看著他有些慌張的想說什麼,他笑了起來,只是掂起腳尖,在那個人正準備解釋的、薄薄的唇上落下羽毛般的、輕輕柔柔的吻。

「我喜歡你喔、染岡君。」

掩著唇的,染岡竜吾沒有注意到的,自己的表情,倒映在吹雪眼瞳裡的自己,連耳朵都泛著艷麗的紅色,洩漏著自己認為還無法釐清的情感。

「我知道啦、可惡。」

以及,那忍不住微微上揚的嘴角。



---------------------

重點是告白的吹雪
還有其實也喜歡吹雪的染岡
對染岡來說吹雪不是柔弱的 而是和自己同等堅強和強大的存在
可是卻仍然有想要守護對方的心情,有些矛盾的

等染岡發覺自己的心情是喜歡無誤之後
兩個人就會進行第一次牽手了

腦中一直想像著因為害羞全身通紅的染岡主動牽起吹雪的手
發現這點很開心的回握著染岡的吹雪的神情非常滿足的w

才正式交往!
雖然順序被吹雪顛倒了(先接吻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