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MAGI-辛受]#01-04

[我的五四三]雜事

噗浪上的#01-04
重新整理,加了一點點和修一下

總而言之是小團子辛
好喜歡小孩也好喜歡獸化


馬斯魯爾看著眼前在紙箱子裡鑽動的生物,圓滾滾的臀部從箱子裡露了出來,連同一條色的尾巴隨著那些動作輕晃著(左搖右擺)。

他看著那個圓滾滾的像是團子般的生物好不容易從箱子裡翻滾了出來,也許那是應該被稱做『小孩』這樣的生物,看起來軟軟的、紅撲撲的臉頰和圓潤的身軀,當然前提是扣除他那不停在晃動的尾巴還有莫名的獸耳。

馬斯魯爾第一次感到胃部有些疼痛,他看著眼前搖晃著身體往自己撲上(卻只能連滾帶跑的抱住自己的小腿)像是動物又像是孩子般的生物,下意識的有些想要逃避眼前自己再熟悉不過藍紫色的長髮、金色的眼瞳。

他伸出手來,像是抓起小貓那樣的將眼前這個渾身赤裸的小團子抓了起來,讓他與自己的目光平視著,他看見那色的尾巴開心的晃了一下。

接著馬斯魯爾真的忍不住嘆了口氣,因為那個小團子對著自己笑了起來,用著軟軟的、軟軟的童音喊著:

「馬斯魯爾。」

那語調和輕輕的落在他臉上的氣味是和自己所熟悉的一模一樣的,
讓自己悸動的。

王的氣味。

「辛。」馬斯魯爾聽見自己的聲音如此說著,然後眼前這個神祕的像是年幼的辛巴達的小團子笑得更開心了,毛茸茸的耳朵動了動的,揮動著肥短的手不停的像是要往自己的身上攀著。

那模樣可愛的讓馬斯魯爾不知如何是好的,於是他也只能小心的、小心的,讓手中抓著的那個小小的團子靠在自己的肩上,聽著那喉間發出愉的像是貓咪又像是嬰兒般的咕嚕聲。

柔軟的臉頰貼在熟悉肌膚上,讓變成小團子的辛巴達彷彿鬆了口氣般的,色的尾巴開心的晃啊晃的,他看著自己變的小小短短的手指緊緊的攀著馬斯魯爾的衣領,不知怎麼有些想笑的、和淡淡的惆悵感。

然後他感受著,馬斯魯爾的手掌正輕輕的撫著他的髮,有些笨拙的(甚至想要解開他那和尾巴纏在一起的馬尾),那讓辛巴達感到有些難以言喻的開心的,他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像個孩子(現在也的確是),似乎正漸漸的和這圓滾滾的團子般的身材同步,於是他用柔軟的臉頰輕蹭著對方的臉,小嘴張開的在對方的臉上『叭啾』了一下、留下沾滿口水的感謝痕跡。

馬斯魯爾感受著臉頰上濕潤的感覺,看著趴在自己肩上的那個小團子對著自己『嘿嘿~』的有些害羞(還有點得意)的笑了起來。

『咔姆!』

變成小團子的辛巴達眼睛不可置信瞪的圓圓的,他、他最信任的部下居然咬了自己的臉頰一口,軟嫩的臉頰被濕潤的口腔包住、細細的啃咬著,明明不感覺痛,可這瞬間的驚下感卻讓變成小團子的辛巴達感到有些委屈了。

那雙金色的眼瞳裡莫名的蓄滿淚水,像是哇的一聲就要哭了出來,馬斯魯爾感覺有些緊張的(雖然外貌看不出來),但他卻看著那小團子般的辛巴達,用力的咬著唇、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只是憤恨的開始用著小小的犬齒咬著自己的肩膀。

總是逞強的、不甘示弱的、一但下定決心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就算變成眼前這樣的小團子,馬斯魯爾沒察覺的,自己撫摸著辛巴達的頭髮的指尖是如此溫柔的。

「回禮。」

辛巴達感覺對方的指尖輕戳著剛才沾滿口水的地方,那有些討好的舉動讓他忍不住抬起頭來看著對方,卻只看見馬斯魯爾那剛毅的側臉,熟悉的、讓辛巴達笑了起來,肥短的小手拼命揮著不停的往著對方的肩頸鑽著,那攀著對方衣領的指尖抓的更緊了。

馬斯魯爾看著辛巴達頭頂上那洩漏情緒的耳朵愉快的晃了起來,他單手扣著那在自己肩上鑽動的幾乎是要倒掛在自己身上的小團子,一邊想著,如果讓賈法爾先生看見這模樣的對方會如何呢?

那應該是會非常生氣的吧。毫無疑惑的肯定句。
馬斯魯爾看著眼前赤裸著開心甩著尾巴、像貓又像人的小團子,毫無察覺大禍臨頭般的在自己身少攀爬著,那白嫩嫩的臉頰上還掛著自己剛剛留下的淺淺齒痕,莫名的讓自己的心口一熱的。

『咔姆』
他忍不住又咬了對方一口。

然後果不其然的,他看見那雙眼睛裡的淚水滾動著,眼前的小團子的一抽一抽的、小小的手扒上了他的臉後重重的、重重的,咬了他的鼻尖一口。



當賈法爾怒氣沖沖的找到翹班沒開會的兩人時,他有些呆愣看著眼前臉上掛滿口水、鼻尖還留著兩道犬齒啃咬痕跡的馬斯魯爾,那依然一如往常那樣維持著波瀾不驚的表情,將那個在他身上正不停攀爬的,長著貓耳和尾巴的小團子拎了起來放在自己面前。

「這是?」他覺得自己是明知故問的,一手忍不住輕壓著那已經開始犯疼、血管跳動的頭。

賈法爾嘆了口氣,一把揪起那又要爬回馬斯魯爾身上的小團子,輕輕的笑了起來,那熟悉的笑意讓辛巴達忍不住顫了起來,生物本能的獸朵靈敏的豎了起來、色的尾巴炸開了毛,卻仍然無力阻止自己被拎起來的命運。

「辛。」非常簡潔的。

「馬斯魯爾!」

那軟軟的、扁扁的童音聽來有些埋怨的(和撒嬌的),賈法爾看著眼前那宛如幼兒、卻又有著動物特徵的辛巴達,金色的眼瞳濕潤的、白嫩的雙手掙扎的揮舞著,嘴巴上咕噥著的全是抱怨和逃避責任的話語,色的獸耳一顫一抖的、尾巴捲著藍紫色的馬尾有些無辜的擺在胸口,非常可愛的模樣、幾乎讓他咬牙切齒的。

辛巴達一抖一抖的縮著耳朵,突然開始懷念剛剛被馬斯魯爾『咔姆』了,他揪著自己的尾巴,看著眼前的賈法爾笑得異常溫柔說著:

「總之、先穿上衣服。」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