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JOJO#6

[我的五四三]雜事

星星墜落的你的眼瞳


那是一片的漆黑。
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的黑暗,只有被包圍的感覺,讓喬瑟夫感到寂寞的同時有矛盾的安心了起來。

他蜷縮著身體,只覺得今天又能睡個好覺了。



「全身痠痛、不行了啊、痛痛痛痛痛。」

「你也太誇張了吧!」

西薩壓著喬瑟夫的背,聽著對方發出那幾乎可以用慘叫來說的悲鳴,一邊覺得好笑的同時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來。

「是真的啦!啊、啊!不行、要斷了…」啊啊,好像聽到了喀拉的聲音,是骨頭嗎!是吧!!喬瑟夫攤在地上,只覺得自己全身痛到不能動了。

真是…西薩好笑的看著JOJO整個人向前攤在地上的模樣,眼角還誇張的掛著幾滴眼淚,看起來可憐兮兮的讓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喬瑟夫的頭髮,那是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的、溫柔。

想對某個人好,想要某個人開心,這種只限定於特定對象的情感西薩從未體驗過,對他而言,所有的女孩子都是這世界上的珍寶,都是被珍惜的存在,所以他從未只對某個人釋出他的善意,西薩的溫柔是屬於全部的人的溫柔。

那些喜歡著他的女孩們都是這麼說的,大家平均得分享著西薩的愛情,沒有任何人是特別的。

可是總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樣的人出現吧,成為他特別存在的人,他喜歡的、愛著,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獨占著他的愛情的人。西薩總是這麼想著,一邊公平的釋出著他的溫柔。

大家都一樣的溫柔。

「你全身的骨頭也太硬了吧、你晚上到底有沒有好好睡覺啊!」西薩捏了捏喬瑟夫的臉,看著那張被他捏到變形的臉頰笑出了聲音,他很喜歡、JOJO露出這樣的神情,像個小孩一樣的、有些可愛的純粹的樣子。

雖然很煩,卻很可愛。西薩想,覺得自己真是沒救了。

「欸?晚上…當然啊!」

「嗯~」

喬瑟夫看著西薩那很明顯不信任的模樣不開心的噘起的嘴唇,這個表情似乎又讓西薩有些想笑的,掩蓋不住的笑聲就這麼的傳進了他的耳膜裡,讓他有些彆扭的轉過頭去。

「真的啦、西薩醬像老媽子一樣囉嗦!」喬瑟夫動了動渾身痠痛的身體,有些無所謂的甩了甩手,他看著那還想對他說些什麼的西薩,只是有點不耐的對著對方用力的扯了個鬼臉後迅速的從旁邊的門口溜了出去。

嚴格說起來是真的沒有說謊,他確實每個晚上都睡得非常的好,在一片漆黑之中的。喬瑟夫想著,扶著脖子轉了轉他那有些發酸的頸子。

不過一直維持同樣的姿勢睡覺確實是不太妙就是了。他偷偷了吐了吐舌頭。

啊啊,好痠痛喔!JOJO想。



非常不自然。
西薩想著JOJO的表情,那鬼臉之下有些不自然的模樣,並非是『說謊』,而是不自然。

一但開始在意,就會想要知道真相。西薩嘆了口氣,覺得現在溜進喬瑟夫房間的自己真的是沒救了啊。

斯吉Q說著,JOJO的床舖有點不自然,枕頭和棉被都是有被使用過痕跡,但唯獨床單、只有床是完全沒有任何痕跡的,就像她每天早上來換的時候一樣,平滑的,詭異的。

如果不是睡在床上、那會是睡在哪邊?

西薩環顧了一下房間,並沒有看到適合睡覺的地方,還是JOJO那小子喜歡睡在地板上?睡姿也太差了吧!他想著,覺得那畫面有些滑稽的笑了起來,嘴角上揚著。

史比特瓦根先生說過,JOJO是個怕寂寞的人,是個儘管外表看不出來、但內心仍然像個孩子一樣愛撒嬌的人,西薩明白的,這樣的JOJO,那樣害怕寂寞的他會再感到孤單的夜晚去了哪裡呢、或是躲在哪裡?

哪裡才是會讓你感到安心的地方、JOJO?

西薩看著那空無一人的房間,突然發現,有個地方,非常明顯的、但他從來沒有去注意到的地方,在喬瑟夫那乾淨的床舖上少了枕頭和棉被,卻放滿了衣服,像是把整個衣櫃的衣服都搬了出來一樣。

如果衣服不在它應該在的地方,那麼裡面放的是什麼呢?

西薩突然間覺得有些難以形容的情感湧了出來,那像是既悲傷又感到憐愛的,只有一個的地方,只有一個地方所擁有的可能性,那像是躲貓貓遊戲一樣的。

而你所期望的,是不被發現、還是渴求被找到呢,JOJO…



喬瑟夫其實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悲慘的人,儘管沒有父母陪伴著他成長,卻有最愛的艾莉娜奶奶在他的身邊,但儘管是這樣的、就算是這樣的,他有那麼一些時後還是會覺得非常寂寞的。

他其實非常害怕,當這個世界如果只剩下自己的時候,那一定會讓他發瘋的吧,喬瑟夫不止一次這麼想著的。

一開始,當他一個人的時候,他總是會抬起頭來看著星星,廣大的星空之下,在那片黑暗中會彷彿被黑暗包圍了一樣,只有他一個人、只剩他一個人,他看著覺得既寂寞又悲傷的,明明看著自己喜歡的、看著這麼美麗的星空,眼淚卻還是忍不住掉了下來。

於是他躲了起來,被黑暗包圍起來,將身體蜷縮著,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感受不到,只有擁擠的、讓他感覺著自己的存在的。

那一瞬間,讓他安心了起來。
讓喬瑟夫疲憊的、寂寞的心靈放鬆,不由得就這麼睡著了。一開始,只是意外的,但後來卻像是一定要這麼做一樣,把自己塞在狹小的、黑暗的地方,像是孩子時後再玩躲貓貓的自己一樣。

啊啊、快找到我吧。
他聽見自己內心嘆息著。

喬瑟夫一手拖著棉被,一手抱著枕頭,將那原本屬於床舖上的物品全拖了下來,他打著哈欠,將衣櫃打了開來,原本塞滿滿的衣服全被他丟了出來,像是確認好空間一樣,他將枕頭塞在櫃子的最角落,裹著棉被,整個人鑽進了衣櫃裡。

木製的櫃子因為他的重量發出了危險的嘰嘰聲,喬瑟夫只是小心翼翼的坐在角落裡,從櫃子裡看著外面的房間,空無一人的,沒有人會找到的自己,他覺得自己的感傷有些好笑的,訕笑著同時將衣櫃的門從櫃子內關上。

那應該是黑暗的衣櫃內卻閃著光芒,滿滿的、滿滿的星光,耀眼的,墜落在喬瑟夫那雙在黑暗中仍然美麗的眼睛裡。

「為什麼…」

衣櫃內的牆壁全是螢光的星點,喬瑟夫伸手碰觸著那被塗滿星星的牆壁,全是畫上去的,這些彷彿銀河般的星空,全是、有人畫上去的。

像是滿空的星星的碎片,全部、墜落在他這個小小的衣櫃裡。

「你啊、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那是帶著波紋的泡泡,帶著光芒的,在黑暗中顯、人造的星光折射下顯得異常美麗的,喬瑟夫只是看著那不知道什麼時後就躲在另一頭的櫃子裡的西薩,看著他小心翼翼的爬到自己的身邊,坐在蜷曲在棉被裡的自己的身旁。

他想他真的很喜歡,對方露出那樣有點困擾覺得麻煩,但最後卻還是會嘆了口氣的、莫可奈何的笑了起來的樣子。

那讓喬瑟夫覺得自己是特別的,他看著在他身邊輕輕的吹起許多泡泡的西薩,看著對方在黑暗中仍然清楚的倒映著自己模樣的眼睛,一閃一閃的。

「西薩醬…最喜歡你了…」

西薩看著那些螢光的星點在JOJO的眼睛裡,星星的碎片全墜落在他那被水氣滋潤的眼睛裡了,非常寂寞的、非常美麗的。

他湊上前去,輕輕的在JOJO的額上落下一吻,那是讓人安心、溫暖的吻。


「笨蛋,我早就知道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

[我的五四三]雜事

大怪
(*喜歡變成貓咪的王嗎>相關)
(總之是變成動物的故事)

搖晃著尾巴、辛巴達覺得習慣真是件可怕的事情,儘管還沒辦法回復成原本模樣但不知不覺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人也都習慣了他那毛茸茸的耳朵和蓬鬆的尾巴。

他一邊想著一邊無意識的用著手指抓著棉被,像是用著爪子攀抓一樣的、貓咪的習慣。

啊、暖暖的好舒服喔。

他想著、眼睛瞇起來的往著那溫暖的地方滾動著,毛絨絨的、比起自己還要稍微硬一些的、蓬鬆的…鼻腔裡充斥著他非常喜歡的味道,馬斯魯爾的氣味。

「毛毛的…」辛巴達觸碰著那溫暖的、比起自己要來的蓬鬆、巨大的,他越碰觸越覺得不對勁手心下傳來的熱度就像是『活的』,是某一種生物、正隨著平穩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的。

這是什麼?

辛巴達瞪大了眼睛、沒發現自己的尾巴已經整個豎起,炸開來了,眼前的巨大毛團簡直就像是迷宮裡才會出現的超巨大野獸,他吞了口口水,那已經很多年沒有的緊張感讓他有些想笑的,他伸出手來再度碰觸了眼前的大毛怪。

然後他看著,那蜷曲成一團的毛怪探出了頭來,大大、有些尖的耳朵,狼?辛巴達還在思考的同時,發現了野獸那有些慵懶的狹長的眼角,過分熟悉的讓他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馬、馬斯魯爾?」

然後他看著,眼前彷彿犬神般的怪獸對著自己張開了嘴、那是過分尖銳的牙齒,他本能般的閉起了眼睛,卻只感覺到潮濕的觸感黏在自己的臉頰、耳朵上。

被、被舔了一口。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夏天

[我的五四三]雜事


最近都是JOJO廢狀態
5月去日本的行程都手寫了XD 有緣在整理上來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