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JOJO#05

[我的五四三]雜事

手を伸ばせば届く距離

那是他輕輕的閉上眼睛,也能聽見的,來自於自己心臟的,跳動聲。

喬瑟夫還沒有喜歡過任何人,嚴格說起來是喜歡除了家人以外的人,他看著那在廣場旁邊被女孩們團團圍住的西薩,遊刃有餘的記得每個人的名字、喜好,甚至溫柔的在那柔軟的肌膚上落下親暱的吻。

在空中飄散著西薩為了要討好女孩們的漂亮泡泡。
大色狼。他一手撐著臉,碎念著。怎麼說呢,這個場面真是有點看膩了。

「那傢伙有甚麼好的…」JOJO不滿的撇了撇嘴,沒發現自己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個不甘寂寞的孩子,他伸出手來戳破西薩那往著自己的方向飄來的泡泡球。

啵的、泡泡再破掉的瞬間折射著像是彩虹一樣的光芒,那美得讓JOJO忍不住笑了起來。

「JOJO、走了!發什麼呆啊!」西薩看著那坐在一邊發呆的喬瑟夫,看著他那被太陽曬得微微發紅的肌膚,總是大幅度露出的奶油色肌膚在陽光下閃耀著美麗的色澤。那讓他一瞬間有些不知道要如何是好的,心臟、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動的。

噗通、噗通的,那是連他自己都能聽見的。

啊啊、真是夠了。西薩別過頭去,有些狼狽的告別了他的女友們,不自在的一邊催促、一邊加快自己的步伐。

「欸、等等啦!西薩醬~」

JOJO看著自己那越走越快的夥伴,只覺得莫名其妙的,那讓他也有些生氣了,他慌張的追了上去,用著有些滑稽的滑壘的姿態,躍上了西薩步伐前的階梯,他微微的抬高了下巴,轉過頭對著西薩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笨蛋』,JOJO用著唇形說著。

真是、小鬼。西薩好笑的看著那碰碰跳跳的跑在他前頭的JOJO,然後他這才注意到,那平時都被對方隨性的圍在頸上的圍巾,今天卻被好好的綁在對方的後頸,形成了個巨大的領結。

看起來就像未開封的禮物緞帶。

「喂、JOJO!」

西薩喊著,他伸出手來,好笑的輕輕的扯著JOJO的圍巾,然後那原先綁的美麗的蝴蝶結就這麼的、無聲的,解了開來。

欸、那是,伸手就能碰觸到的,指尖還留著碰觸著對方頸子的熱度。發燙的。

喬瑟夫看著那扯著自己圍巾的西薩,只覺得自己的心臟、不受控制的,第一次的、這樣跳動的,脖子上似乎還殘留著對方的指尖的溫度,那讓他只能這樣呆愣的瞪著眼睛,下垂的眼角看起來無辜的、茫然的,卻沒發現,自己的嘴角再看見對方微微泛紅的耳垂時,上揚了起來。

這一個『瞬間之前』的他從未喜歡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紅色的 三倍速

[我的五四三]雜事

fvru-2AAViNqpVECa9ZO5v0OEbm (1)

買了新的旅行箱 期待出國旅遊
其實清單都沒有整理 第一次跑場次也有各種的緊張和煩惱
但還是很期待 5月快來

啊 還差一篇CJ文沒貼上來~之後補貼一下(*´∇`*)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JOJO#03.04

[我的五四三]雜事


ひとりぼっちにしないでほしい

『那傢伙』是個怕寂寞的人。

西薩一開始察覺的時候,只是有些壞心眼的想著對方真像個孩子啊,那幾乎是有點先入為主的觀念了,對方看起來就是那麼的莽撞、幼稚而且愚蠢。

可是,儘管他能舉出許多有關於JOJO的缺點,西薩還是覺得對方有些可愛的。那總是機伶的、愛惡作劇的地方,或是有些下垂的眼角以及性感豐厚的唇,儘管總是不想正面承認的,但其實西薩還是彆扭的覺得對方的那些地方讓他非常喜歡的。

當然他是不會告訴JOJO的,西薩想著。(他總是有那麼一點心口不一)

「西薩醬。」喬瑟夫有些親暱的從正面給了西薩一個擁抱,那是即使一邊抱怨著男人的身體真讓人討厭的同時卻貪戀著這些細微的肌膚之親,碰觸著的溫熱的體溫讓喬瑟夫感到意外的安心的,那像是一直有些無所適從的感覺漸漸平息。

「好無聊喔。」 訓練訓練訓練,練習練習練習,都要瘋了。

西薩看著那帶著呼吸矯正器的喬瑟夫,從那帶著抱怨的口氣裡,他輕而易舉的就能想像著JOJO那在口罩下有些不滿的撇著嘴的模樣,滑稽又可愛的,讓他幾乎笑出了聲音。

「笑什麼啊。」喬瑟夫不滿的咕噥著,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下西薩臉上那像是圖騰的胎記,這兩塊胎記真的是很神祕呢像是漫畫裡的小紅暈,他想著、捏了一下,自己反而先笑了起來。

西薩看著那捏著他的臉笑到眼睛都瞇起來的JOJO,下垂的眼角和睫毛看起來有些慵懶的性感,他捉著喬瑟夫那還捏著他的手,在那最近結了不少繭的掌心上輕輕地啃咬了一口。

他看著JOJO那瞬間變得通紅的臉頰,呼吸都有些混亂了起來,卻還是逞強的迎向自己的目光,那雙眼睛不管什麼時候看都非常美麗的、晶晶亮亮的,讓人忍不住想要更加靠近的。

「我臉上的胎記是不能隨便碰的、」西薩覺得自己甚至能聽見JOJO緊張的吞嚥聲,他聽見自己笑了起來。

「想知道為什麼嗎、JOJO。」

那是明明隔著矯正器,卻仍然讓喬瑟夫感到顫抖的親吻。
過於炙熱的。他甚至覺得自己似乎就要因為呼吸過亂而窒息了,所以才開始頭昏了起來,傻傻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輕輕的閉起了眼睛,只覺得碰觸著自己臉頰的手熱得讓他發燙了起來。



嘘みたいな本当の気持ち

西薩覺得這世界上的所有的女性都是柔軟的、需要被珍惜的美好的存在,所以他喜歡著每個女孩、對她們好、對她們溫柔,親吻、愛撫,那就像是把每個人都當成珍寶一樣,每個人都一樣的。

所以,他說著的『愛』總是聽起來有那麼一點的不真實,因為儘管那是讓人臉紅心跳的甜言蜜語,卻不是特別屬於誰的。

那是真實的愛語,卻又矛盾的虛幻。
簡單來說呢,浪漫多情,討人厭的大色鬼。後面那句話是喬瑟夫擅自補上去的。

西薩不由得佩服起這種時候還能分心抱怨自己的JOJO,不知道該說對方是天生臉皮厚還是天性如此,這種意外天然的部分大概可以算是可愛吧,不過想是這樣想,西薩還是有點惡意的,就著兩人現在相連、他貫穿著JOJO的姿態,將波紋傳遞了過去。

「嗚啊、這、住手!」

那像是些微觸電的刺麻感似乎更加刺激著喬瑟夫原先就緊緊咬著西薩陰莖的內壁,在他因為這樣子的舉動而微微的仰起了他的頸子、難耐的弓起了身體的同時,那緊緊包覆的感覺也讓西薩覺得自己似乎要提早投降了。

糟糕,有些自食惡果了。西薩下意識地舔了舔下唇,看著那結實的肌理和胸膛都透著薄薄汗水的JOJO,那每顆細小的水滴彷彿都讓這肉體變得更加性感。

「西薩醬、你這混蛋。」喬瑟夫的眼眶微微的泛紅著,下垂的眼角看起來是有那麼一點無辜,他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要死掉了,刺激著身體內部的電流比起想像中要來的可怕,那是幾乎要讓人失控的快感。

他就連自己居然就這麼射精了也沒有察覺,那頂在西薩腹肌的陰莖一陣一陣的抖著,撒著濁白的液體。

太舒服了,幾乎會有點上癮。雖然不想這麼說,但這對處男來說真的太刺激了一點。JOJO有些憤恨的、咬牙切齒地想著。

JOJO喘著氣,胸膛因為劇烈的呼吸上下起伏的,那透著嫩紅色的肌膚還有因為呻吟而微微沾上唾液的豐厚雙唇,性感的讓西薩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舌尖有些色情的舔了一下喬瑟夫那濕潤的唇。

他滿意的看著那厚臉皮的對方因為這樣的小小碰觸而紅著臉,非常可愛的。

「是不專心的人先不對吧。」
喬瑟夫看著西薩笑了起來,身體因為笑聲而輕輕的震動著,讓還相連著身體因為這樣的頻率而感到些微的快感,他感覺自己原先疲軟的性器又因為這樣的關係微微的挺立了起來,簡直要瘋了。

他感覺自己的耳垂都發燙了起來,腦子又開始分神的想著,西薩醬真是個愛計較的人、囉嗦、花心鬼,幼稚的沒發現其實自己只是有些吃醋而已。

「我可沒有不專心啊。」JOJO眨著眼睛,那有些疲憊的模樣讓那眼角看起來更加慵懶的,但他似乎沒有察覺自己這個模樣的殺傷力只是仍然在心底抱怨著自己和西薩的經驗差,可惡、可惡,但其實自己總是沒辦法真的生氣的。

我啊、真是個溫柔的好男人啊。JOJO想著。

JOJO有些神秘的笑了起來,伸出手來捧著西薩的臉(當然還趁機報復的捏了一下那兩塊在臉上的胎記),嘟起的雙唇的模樣可愛又好笑的讓西薩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然後他只感覺的對方濕潤的唇、用力的在自己的唇上『啾』了一下。

那是像個孩子,沾著口水、又不浪漫,發出波啾一聲的孩子氣的吻。非常純粹的。

「最喜歡你了啊。」

西薩看著喬瑟夫微微紅著的臉,『喜歡』這種話語明明毫不陌生的,但這卻是第一次,西薩感覺自己的心臟彷彿就要這樣停止了,噗通、噗通的,用力的跳著。

那讓他感覺到一股陌生的熱度爬上了他的臉龐,無所適從的。

「啊、西薩醬你臉---嗚啊、不行、犯…規…」嘲笑對方的話語還來不及說完整,喬瑟夫只感覺那原本就還在自己身體內的陰莖用力的頂了自己一下,更加發燙的,犯規的一下又一下的貫穿著自己,然後是比起自己那幼稚的吻還要厲害的,西薩的拿手好戲,帶著波紋的、超-色情的舌吻。

嗯嗯啊啊說不出話來的JOJO第一次有了贏了對方的感覺,他有些得意的看著西薩那微微發紅的耳朵,想著,什麼嘛、原來這麼簡單啊,沒發現自己的臉頰跟對方一樣通紅的。

害羞的,笑的燦爛。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