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夏天結束了

[我的五四三]雜事


Dear

這件事情一直到現在火神偶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他拉起衣領擦著那順著額際滴落在他頰邊的汗水,濕濕黏黏的。

然後,他看著眼前運著球、黝黑的肌膚在陽光下閃著意外色澤的青峰,看著那個人一手搔著後頸、漫不經心的、輕鬆的躍過他的身旁,跳躍。

火神眨著眼睛,看著青峰那可以被稱為美麗的姿態,
球正中紅心划過網子的聲音是那麼的好聽的。

「我又贏囉!」青峰說著,那語氣有著恥笑的意味,非常鮮明的。

嘖!不甘心的碎嘴著,火神惱怒的看著眼前的人笑起來的模樣,非常得意的、非常討人厭的,卻也、像個孩子般的,偶而會讓他覺得有些可愛的。

偶而。他在心底強調著。

「喂、願賭服輸啊笨蛋!」

明明你比較蠢。火神說著,然後他不意外的看著對方『蛤』了一聲,那像是又要再打一場的前兆,那讓他覺得有些好笑的。

他想,他應該是真的蠻喜歡青峰的吧。

然後,火神微微的仰起頭來,也不過就高個兩公分而已嘛,他想著,然後,他緊緊的閉起眼睛,那意外柔軟的唇輕輕的碰觸著青峰的唇角。

「蛤、就這樣?」青峰笑了起來,尤其是他看見火神已經紅透的臉頰,那幾乎整個人都像是被煮熟般的,有些好笑的、卻也有些可愛的。

他覺得自己應該很喜歡火神,在自己覺得他可愛的時候。
但大概還是必須排在小麻衣的後面吧,青峰想著。

「囉唆!」火神別過頭來,他聽著耳邊傳來青峰的笑聲,討人厭的,
卻沒有察覺,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同居30題-14.屋上看星星 (DMMd-クリ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同居30題
14.屋上看星星 (DMMd-クリ蒼)

他抬起頭來,那些在黑夜中一閃一閃的星光、折射著各種明亮的色澤,如此耀眼的、非常美麗的、非常美麗的。

「所以,蒼葉先生也一起來吧!」

「蛤?」

蒼葉有些摸不著頭緒的,看著Clear身旁開著那粉色的小花的,看起來心情像是非常好一般的,儘管是帶著面罩(他補充著),儘管他已經告知過Clear已經可以不用再帶著面罩了、但那像是一個使他安心的保護殼一般的,外出的時候Clear有時還是會習慣戴著。

『因為,那些視線讓我很不安嘛!』

那語氣聽起來十分委屈的,讓蒼葉有些想笑的,他想那是因為Clear的外貌過於美麗的,所有人都被吸引的緣故。

蒼葉伸出手來輕輕拿下Clear在平凡店內還戴著的面罩,看著對方與自己四目相交的瞬間眨著那像是具有穿透力的、紫紅色的眼睛,那一瞬間居然讓蒼葉有些害羞的、頓時紅了臉龐。

那眼神總是純粹的,像是可以看見他的靈魂般的。
美的、讓蒼葉總是有些想哭的。

「啊、你剛剛是說要去哪?」有些彆扭的微微的低下那泛紅的臉頰,蒼葉故意將話題導回一開始,然後他看著那本來想開口說些什麼的Clear有些神秘的笑了起來,那是一種非常豐富的表情、像是偷偷藏著什麼小祕密般的、想要炫耀的,孩子的表情。

啊、原來還有這樣的表情啊。蒼葉想著,他看著Clear那豐富的表情變化不知道怎麼了只覺得心裡總是揪緊的,想要過於珍惜的。

一定是因為太喜歡的緣故吧。

「屋頂喔、今天晚上!有好多星星呢!」Clear笑了起來,那圍繞在他週圍的空氣都彷彿開滿了喜悅的小花一般,過於甜膩的讓蒼葉忍不住的也跟著笑了起來。

於是,晚間,那深色的夜幕終於將整個世界包覆住的時候,Clear一手撐著傘的、一手輕輕的拉著蒼葉的手,帶著他爬上屋簷(當然是爬窗戶、蒼葉雖然邊碎念著卻也還是跟著爬了上去)。

「蒼葉先生,你看!」

Clear開心的在屋簷上張開雙臂的,透明的傘隨著他的動作輕輕的旋轉的,而蒼葉只是看著那滿天的星空,像是要墜落般的,不可思議的,那些顏色全斑駁的、散落在Clear的傘上、和他那頭銀白色的髮上。

美麗的、一閃一閃的。
彷彿永恆。

「好漂亮…」

Clear聽著蒼葉說著,他看著蒼葉那雙金色的眼瞳裡裝滿了星子、閃閃發光的,而那頭柔軟的、藍色的長髮隨著微風的吹拂輕輕的搖曳的,他看著蒼葉笑了起來,對自己露出了那種非常溫柔的眼神,非常美麗的。

「謝謝你,Clear。」

那一閃一閃的星光彷彿要從那雙漂亮的眼睛裡跳躍著,順著蒼葉那流下來的眼淚,滴落在自己的掌心裡。

好燙、
Clear想著。

他湊上前去,輕輕的舔著蒼葉臉上的眼淚,鹹鹹的,他想,即便只是系統設定的感覺和味覺也好,他用著自己的方式,記憶著、感受著眼前的人的所有的美好的。

「蒼葉先生,真是愛哭鬼呢。」

Clear笑了起來,低頭親吻著蒼葉因為不滿而微微噘起的唇,柔軟的、溫熱的,在那滿滿的星空之下的,蒼葉紅起了臉頰,只是用著自己的指尖輕輕的扣著Clear的指尖,那像是誓言般的吻的、像是新生般的吻的。

像是跟這滿天星空一般的,永恆的吻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同居30題-15.幫對方吹頭髮(DMMd-ノイ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同居30題
15.幫對方吹頭髮(DMMd-ノイ蒼)


蒼葉好笑的看著Noiz那順著濕潤的頭髮滴落在地板上的水滴,滴答滴答的,都像是可以變成個小水窪了。

「Noiz,你這樣會感冒喔!」蒼葉沒好氣的說著,看著對方只是嫌麻煩般的撇了自己一眼後就繼續低頭看著電腦,水珠都順著那因為水氣而有些浮貼在頰上的髮絲低落在他的肩上,濡濕了他的衣領。

臭小鬼。
嘆了口氣,蒼葉拿起了毛巾,感覺自己像個撈叨的母親似的,任命的用著毛巾替Noiz擦拭著那還滴著水的頭髮,然後他看著對方在他一邊有些惡意的揉亂著他的髮的時候從毛巾裡抬起了頭來,碧綠的眼睛望著自己,淺金色的髮被自己弄得亂翹的,看起來像隻落水的小雞般的、有些可憐的的同時卻又可愛的讓蒼葉笑了起來。

「你啊、真可愛耶!」

Noiz聽著蒼葉說著,感受著對方在這麼說的時候更加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他抬起下巴,看著蒼葉那原本白皙的臉頰因為笑意而微微的鼓了起來、有些紅潤的,看起來心情非常好的樣子。

你才可愛吧。
Noiz難得只是低聲的咕噥著,他輕輕的閉上眼睛,感覺著對方溫熱的指尖輕輕的揉著自己的頭髮,啊、原來給人這樣碰觸的感覺是這麼溫暖啊,他想著。Noiz眨著眼睛,看著蒼葉臉上淺淺的笑容,看著那金色的眼瞳像隻貓般輕輕的瞇了起來,非常溫柔的、那讓他感覺自己的胸口感覺像是被什麼給輕輕的捏緊著,有些想要哭泣的。

喜歡、喜歡。
已無法用更多更多的詞彙來說明著。
那彷彿要讓人瘋狂的。

「啊、你的髮漩這裡有個漩渦呢!」

「是喔。」

他聽著蒼葉那像是發現什麼般開心的笑了起來,Noiz看著對方那藍色的髮尾,像是尾巴般的隨著他的動作輕輕的、晃動著。

看起來非常蓬鬆的、柔軟的。
那讓他忍不住伸手碰觸著。

「唔啊!」

蒼葉掩著自己在那瞬間忍不住發出怪聲的嘴,他因為那瞬間過於驚慌而跌坐在Noiz的面前,那已經變得有些潮濕的毛巾還蓋在Noiz的頭上,掩蓋著他的表情。

其實現在已經不會特別感覺到什麼了,明明已經大抵的恢復和正常人一樣的頭髮,但因為已經習慣的不給別人碰觸自己的長髮,所以在那個瞬間,蒼葉還是感覺自己像是被撫摸般的、有些敏感的跳了起來。

「Noiz?」

「你啊、真像隻貓耶!」Noiz有些調笑的,他拿下那還掛在自己頭上的毛巾,好笑的看著蒼葉那想要反駁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臉龐,他看著他鼓起的臉頰害羞的紅了起來,他想著剛剛碰觸著的、蒼葉那像是尾巴般的髮尾。

果然很蓬鬆、很柔軟。

他再度伸手輕輕的碰觸著蒼葉的髮,看著他先是有些緊張、然後放鬆的輕輕的笑了起來,臉上是那種讓Noiz覺得胸口有些疼痛的、寵溺又溫柔的表情。

『啾』

他低頭親了蒼葉一口,看著他瞬間睜的圓圓的眼睛和泛紅的臉頰。

「果然,還是你比較可愛。」

他笑了起來。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23.爭吵(3436(原創)-3634)

[我的五四三]雜事

23.爭吵(3436(原創)-3634)

三十四歲的他覺得自己是個非常沉穩的成年人,當然或許這跟他老是漠不關心有些關係,他在這種時候常常覺得自己非常一般,只在乎自己、覺得其他的事情都與自己無關的(他在這種時候總是很愛把全世界的人都拖下水)。

也因為他這樣的個性,所以在三十四的回憶裡,他幾乎沒有和別人爭吵過的經驗(應該說吵不起來),回憶裡大部分都是那些人氣急敗壞的對著自己喊罵著,卻又彷彿與自己無關的。

「你這是性格缺陷吧。」三十六歲的他好笑的看著邊喝著啤酒邊撐著臉,漫不經心的對著自己說的三十四,忍不住用手指頂著對方的額頭說著。

然後,他看著三十四那笑起來會微微鼓起的臉頰、和那雙總像是沒睡飽的貓眼,看著那狹長的眼睛輕輕的瞇了起來,然後像是被自己說中般的輕輕的嘖了一聲,卻飽含笑意的。

「你才性格缺陷。」幼稚了回了嘴,三十四歲的他瞪了那笑了起來的三十六,他當然還記得自己是個沉穩的、不與人爭執的成年人,除了他現在非常想將手中的罐子往那笑個不停、卻又可恨的非常帥氣的三十六歲的對方的頭上一丟,如此而已。

「那很好啊、和你正好一組啊。」

三十四歲的他覺得自己現在肯定連耳垂都泛紅了,
可惡的、讓他笑了起來。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16.晨起儀式(DMMd-クリ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16.晨起儀式(DMMd-クリ蒼)

這是Clear最近的新發現。
他甚至覺得這就像是發掘一顆新的行星般重要的,只屬於自己的小小的、卻重大的發現。

他撐著傘的、坐在屋頂上看著朝陽破曉的顏色灑落在他透明的傘上,落在他白色的衣服上,紫紅色的,美麗斑駁的,而那原本安靜蜷曲在他身旁的黑貓只是起來舔了舔自己的臉龐、弓起了身體,對著自己、『喵』了一聲後就從屋簷一躍而下的。

輕聲的。

「掰掰。」他說著,看著眼前的天空從那一大片的紫紅色轉換著、變成了一片蔚藍的,然後輕聲的哼著他最近剛完成的新的曲調、仍然是關於水母的、在水中、空氣中,飄啊飄的。

Clear感覺自己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樣子的、總是過於在乎著自己存在的意義,大部分的時候他總是會先想起那個教導他許多、把他當成、認為是『人類』存在的爺爺,但相對的,他也記得自己被創造的作用、記得自己是個不被需要的瑕疵品,他當然也記得自己戴著面具的原因,記得自己的不被需要、和與一般人不同的外貌。

可每當這時然後,他想起蒼葉,想起對方溫熱的指尖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龐、想起他對著自己笑了起來,像個母親般溫柔的同時、又像個孩子般害羞彆扭的對自己說著『好漂亮』。

這是漂亮嗎?Clear其實不太理解的,在他的認知中,所謂的美麗指的只有蒼葉先生一個人而已。他喜歡著蒼葉那頭藍髮、喜歡那長長的髮尾在奔跑時像尾巴般飛揚的,喜歡著那金色的眼瞳、在他專注而溫柔的注視的自己的時候,他總是著迷的、在蒼葉那樣喊著他的名字的時候,他看著他的眼角含著笑意的、溫柔的像是要融化般的。

那應該是他看過的,最美好的。
想起來都會覺得、胸口疼痛的。

「啊、時間!」

從屋頂跳了下來,Clear從窗外看著那在還再賴床的蒼葉身上跳著的蓮,藍色的小毛團彈跳的樣子非常可愛的。

『蒼葉、快起床。』

「蒼葉先生、要遲到了喔!」將蓮從蒼葉的身上抱了下來,Clear只是看著那個還有些耍賴的、一邊拉著棉被、一邊夢囈般說著『再五分鐘』的蒼葉先生。

這種有些孩子氣的、讓人頭疼的地方也非常可愛的。
Clear總是想著也許有那麼一天,會因為過於喜歡對方而停止運作吧,這個想法總是讓他幸福的感覺就要『流淚』的,不可思議的。

「蒼葉先生。」Clear笑了起來,他看著蒼葉的臉龐、看著那還在咕噥的雙唇,他輕輕的、在對方的唇上輕柔的,落下親吻的。

一開始,他只是想要模仿著在那舊資料中曾經看過的故事書,畢竟賴床的蒼葉先生實在讓人感到非常棘手呢。

然後,Clear發現、那像是故事中所說的、蒼葉的眼睫毛輕輕的顫動著,金色的眼瞳睜開的第一個瞬間所看見的,是滿滿的自己。

「Clear…」

他看著蒼葉紅著臉的,有些彆扭、卻又溫柔的笑了起來,非常美麗的、非常美麗的。

「早安、蒼葉先生。」

Clear笑了起來,那總讓蒼葉覺得異常美麗的紫紅色的眼瞳瞇了起來,像是彎彎的月亮般的,非常美好的、在蒼葉忍不住也親吻著他的唇的時候。

「早安,Clear。」

他輕聲的說著,
在每個與他一起迎接的早晨。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05.接吻(ノイ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05.接吻(ノイ蒼)

啊、又來了。
蒼葉睜著眼睛,看著那突然貼近自己的臉龐,他還沒辦法意識到Noiz的眼睫毛有多長時,嘴唇冷不防的又被對方那柔軟的唇給親了一口。

啾的,耳邊傳來的是雙唇碰觸時發出的、那種宛如孩子親吻般的聲響,有些孩子氣的同時,卻也甜蜜的讓蒼葉覺得自己耳朵泛紅的,莫名的害羞了起來。

感覺嘴唇上還留有對方的溫度,柔柔軟軟的,讓人眷念的溫度,那使蒼葉毫無自覺得,下意識的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不是跟你說不要隨便就親、喂!」蒼葉瞪著眼睛,金色的眼瞳裡倒映著那又突然將臉湊過來的Noiz,淺金色的髮搔著他的鼻尖,讓他有些發癢的皺了皺鼻尖,蒼葉沒好氣的用著指尖推著Noiz,防備般的用著另一隻手遮著自己的唇。

「嘖。」Noiz輕輕的嘖了聲,看著蒼葉那金色的眼瞳因為自己的反應而瞇了起來,眼角帶著濃濃的笑意,非常可愛的。

讓他非常想親吻的。

他低頭看著那推著自己的指尖,修長白皙的、溫熱的指腹的輕推著、碰觸著自己的唇,然後他張口,輕含著蒼葉的指尖,耳邊傳來對方抽了一口氣的聲音,他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指尖在碰觸著自己的舌環的瞬間輕輕的顫了一下。

Noiz看著那剛剛還游刃有餘的蒼葉現在漲紅著一張臉的,有些彆扭的抽回自己的指尖,他好笑的看著對方看著那沾染著自己唾液的指尖,有些無所適從的模樣,很可愛的。

「Noiz...你啊...」

「啾。」

蒼葉將眼睛瞪的圓圓的模樣,雖然毫不浪漫的,卻可愛的讓Noiz有些想笑的,他甚至感覺著自己的胸口傳來微妙的騷動著,在那雙金色的眼睛裡只看的見自己時。

滿滿的、滿滿的,有什麼情感不停的湧了上來。

「不是說了嗎、色小鬼。」蒼葉有些不滿的咕噥著,甚至報復般的輕捏著Noiz的臉頰,他看著面無表情的對方被自己扯出的怪臉,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是你不好。」Noiz別過臉去,看著蒼葉有些茫然的看著自己。

「因為你的表情太情色了,我才親的。」

說完,Noiz在蒼葉還來不及大罵的同時又再度的吻上那溫熱的唇,這次不是單純的、像孩子般的親吻,而是舌尖相互碰觸的,深深的、像是要吞噬對方的吻。他看著對方毫無自覺的、像隻貓似的,因為親吻而瞇起了雙眼,迷離的眼瞳媚惑的,那讓他的胸口鼓譟了起來。

「是你不好。」

他用著指尖輕輕的擦拭著蒼葉那還沾著唾液的雙唇,莫名的,只是想要在親吻著,眼前的人。

「什麼啊。」蒼葉說著,卻沒發覺的,這麼說的自己的語調是如此寵溺的。

然後,他看著那在Noiz唇邊若有似無的笑意,只覺得胸口有什麼、喧囂著,於是蒼葉忍不住看了看四周,像是確定了周圍都沒有人再關住他們一般的,他輕輕的、在Noiz那還沾著自己唾液的唇上、啾的。

「這次、是你不好。」

啾的。
孩子氣的,卻非常甜蜜的,像是戀愛的吻。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27.其中一人的生日(DMMd-クリ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27.其中一人的生日(DMMd-クリ蒼)

等蒼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其實覺得有些想哭的。

他看著那個躺在他身旁,跟他一起擠在小小的單人床上的Clear,微弱的月光灑在對方那淺色的髮上和過於白皙的面頰,蒼葉好笑的看著那規矩的將雙手合十的擺放在胸口、躺的直直的Clear,那明明沒有心跳的胸口卻像是有呼吸般的起伏著。

規律的。

對方告訴他,這是因為具有模仿人類睡眠的功能,儘管他不需要。Clear這麼說著的時候臉上表情還是一如往常的,仍然對著自己笑著、非常美麗的,也許他也沒有察覺自己說了些什麼吧,只是那樣的話語,卻讓蒼葉覺得從心臟的地方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感。

刺痛的。

蜷起膝蓋,蒼葉環抱著自己的雙腿將臉埋在膝蓋內,這種像是嬰兒般蜷縮在母體內的姿勢總讓他感到安心。他不停的在思考著,關於所謂的『人類』、關於所謂的『活著』,這些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卻無法用簡單的二分法去評論,他想或許這跟自己的能負載的思緒比一般男性要低的關係(蓮總是這麼說著),無法想著太複雜的事情,只是單純的,就這麼覺得的。

他覺得Clear是『活著』的。
跟自己一樣的、是活著的。

「就算只有我一個人這樣覺得,還不夠嗎?」蒼葉小聲的說著,他側著臉的,看著Clear那張美麗的臉龐,他只是輕輕的伸出自己的指尖,輕碰著,對方的指尖。

有些冰涼的,蒼葉笑了起來。

「蒼葉先生?」

他看著Clear輕輕的眨著眼睛,美麗的紫紅色像是寶石般的,在夜裡閃著奇異的光芒。

「啊、抱歉。吵醒你了嗎?」

Clear看著蒼葉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朦朧的月光下,那微微瞇起來的眼睛看起來非常美麗的,逆著光的、卻非常溫柔的。

「沒關係,我不需要睡眠也沒關係。倒是蒼葉先生、人要維持正常的機能平均…」Clear說著,然後他看著蒼葉用著一種彷彿快要哭泣的目光看著自己,美麗的讓他彷彿就要心碎了。

那是只有零件在運作的身體裡,傳來的疼痛的感覺。
不可思議的。

「心臟…」

他緊揪著自己胸口的衣領,看著那樣專注的注視著自己自己的蒼葉,那有些水潤的金色眼瞳看起來是那麼溫柔的、美麗的,於是他輕輕的靠了過去,看著蒼葉有些緊張的眨著眼睛,然後微微低著頭的,讓他親吻著他的額,那是、發燙的溫度,害羞的溫度。

活著的溫度。

「那個、我有些睡不著…」

「需要我唱歌給您聽嗎?」

Clear看著蒼葉有些彆扭的點了點頭、害羞的笑了起來,然後他看著蒼葉只是維持著蜷曲著膝蓋的姿勢將臉頰靠在膝上、側著臉的注視著自己,那雙金色的眼睛看來有些寂寞、卻又無比溫柔的。

蒼葉聽著Clear在這個月光灑落在床鋪的房間裡,唱著歌,輕柔的語調、溫柔的歌聲,這一切聽起來都是如此美好的,是的,非常美好的。

Clear和自己正一起,『活著』。
他擁有著,無比美麗的、像是嬰兒般,純潔而美好的靈魂。

「Clear…」蒼葉看著那因為自己叫喚而露出開心神色的人,輕聲的笑了起來。

「生日快樂。」

「咦?蒼葉先生、生日?欸?」

他看著眼前的人像是要當機般的捧著臉頰,左思右想的,那傻氣的模樣看起來是非常可愛的,但也像是要燒壞般的讓蒼葉有些緊張的,於是他輕輕用著自己的指尖和Clear的指尖十指相握的,這種有些親暱的、戀人般的握法總讓蒼葉感到有些害羞的,於是他像是為了掩蓋著自己的害羞輕咳了幾聲。

Clear只是感受著對方指尖傳來的、炙熱溫度,和蒼葉在月光下偷偷洩漏的、泛著粉色的臉龐,那總讓Clear感到喜歡的、喜歡的,像是沒有更好的辭彙可已填滿自己般的,明明只是人工智能的自己、只是機械的自己,也會因為喜歡、過於喜歡一個人而感到不知所措。

「Clear,你知道所謂的生日是指什麼嗎?」

「就是出生、值得慶祝的日子!上次蒼葉先生的生日…」

Clear想起蒼葉生日時大家都擠在客廳裡慶祝,每個人都非常開心的,因為蒼葉先生是如此的美好的。

就連自己,也是、非常感激的,蒼葉先生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是因為蒼葉,自己才擁有了繼續『活著』的動力,那是自己存在的,最美好的意義。

「嗯!那對我而言呢,Clear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也是非常的美好的、值得慶祝的日子。」蒼葉輕聲的笑了起來,他看著Clear驚訝的看著自己,那張美麗的臉上的表情是他第一次看見的,難以形容的,溫柔的,讓他有些想哭了起來。

「你喜歡我嗎、Clear?」

「當然。全世界、整個宇宙裡我最、最、最喜歡蒼葉先生了喔。」

那認真又可愛的答案讓蒼葉笑了起來,於是他忍不住在對方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指尖有些憐愛的碰觸著對方下巴的痣,那總讓他覺得特別性感的。

「我也是喔!全宇宙裡、你對我而言,是獨一無二的,永有靈魂的存在。」

Clear聽著蒼葉說著,幾乎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要無法負荷這樣強烈的感情而停止運轉的,可是他只是呆愣的看著那樣溫柔的笑著的蒼葉,聽著那溫柔的像是『母親』般的語調,非常不可思議的,Clear甚至覺得自己就要流下淚來。

明明什麼也不會落下來的,他卻有著自己彷彿就要這麼哭泣的錯覺。
因為過分的喜悅。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儘管無法去跟別人解釋著所謂的『人類』、所謂的『活著』,可是對於我來說,你是存在的、具有靈魂的。

能與你相遇、你能誕生在這世界上,真的、
太好了。

生日快樂,Clear。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06.穿對方的衣服(DMMd-紅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06.穿對方的衣服(DMMd-紅蒼)
(原本為-換穿對方的衣服,但因為所以稍微改了一下)

蒼葉有時候還是會習慣碰觸著自己後頸,在察覺到指尖已經不會感受到纏繞在髮上的觸感時,才意識到自己的那頭長髮已經剪了下來。

空空的、有些不習慣的。蒼葉忍不住搔了一下自己現在的頸子和有些刺的髮尾,新奇的感覺讓他笑了起來。

『蒼葉,早安。』

「早安,蓮。」蒼葉看著蓮從窗檯邊跳了下來,親暱的用著自己的鼻尖蹭著對方,那被陽光曬的暖暖的、讓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蓮那蓬鬆的毛。

『不要賴床啊。』
蓮說著,語氣有些莫可奈何的,讓蒼葉笑了起來,他只是敷衍的回答著,然後在刻意曬過、柔軟的床鋪中又滾動了一下,也許還可以嗅到那些許陽光的氣味,這是紅雀總在一些細微的地方的溫柔,在只要他來過夜的那天。

那種像是天生的、毫不做作的溫柔,是直到他與紅雀兩情相悅互相表白後才開始讓蒼葉感到特別害羞的、有些扭捏的。

那雖然是理所當然的溫柔,卻忍不住讓蒼葉想著『這傢伙果然受女人歡迎啊』,這樣子的讓蒼葉不想承認的吃醋的感覺也比以前還要來的鮮明許多。

那看起來像是什麼都一樣的日常,其實什麼都不太一樣了。蒼葉將自己的臉埋在枕頭裡,企圖掩蓋著自己莫名奇妙紅起來的臉頰。

『耳朵也是紅的喔,蒼葉。』蓮好心的提醒著。

「蓮!」蒼葉沒好氣的從床舖裡爬了起來,雖然因為今日休假讓他多少想要賴在床上一陣子,但想到紅雀已經去工作了,這份怠惰的感覺不知怎麼了就壓了下來。

赤著腳踩在地板上,那冰涼的感覺讓蒼葉感覺冷靜了一些,他翻著衣櫃,想要找著自己特地留在紅雀家裡的衣物,目光卻被紅雀那顏色豔麗的和服給吸引著,那是對方一貫的穿著,豔麗的顏色下藏的滿是刺青、疤痕的身軀。

蒼葉將其中一件和服給拿了出來,豔麗的紅色、袖口有著簡單、卻繁複的的花紋,和紅雀平時穿著的非常相似的(基本上他覺得根本是一模一樣)。

「還真是喜歡啊。」他小聲的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然後,那像是心血來潮般的,蒼葉將那件艷紅色外衣穿了起來,那原本就偏白的身軀在紅色的襯托下更顯得白皙了,看著自己的衣襬和紅雀穿著相比似乎有著快要貼近地面的危機,他輕輕的嘖了一聲,有些好玩的甩甩了甩那長長的衣袖。

紅色的、紅雀的顏色和紅雀的氣味,感覺自己似乎渾身發燙的,蒼葉將臉輕輕的埋在衣袖裡,這種難壓抑的,幸福的想要笑的感覺。

「蒼葉?」

耳邊傳來紅雀的聲音,有那一瞬間,蒼葉覺得自己產生了幻覺。

「紅、雀?」

紅雀看著那轉過頭來,有些呆愣的看著自己的蒼葉,短髮讓蒼葉看起來比起本來的年紀要小上一些,但自己的紅色的衣服掩蓋在白皙的身體上卻又矛盾的有種過於豔麗的感覺。

然後他看著那本來就紅著臉的竹馬竹馬的戀人,整個人都快要變成害羞的粉紅色了,金色的眼瞳裡的水波倒映著他的模樣,那看起來非常可愛的。

完全的、犯規。

「你太色情了啦、蒼葉。」

「哪有!這是你的衣服耶!」

蒼葉紅著臉,看著那似乎也被他傳染、那個比起外貌、對於自己其實還要來的純情許多的他的戀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他聽著他的戀人抱怨著自己這樣子的殺傷力太強,在工作的時候忍不住一直想著還在睡的自己云云,那種讓人害羞的情話。

「紅雀、你回來啦。」

他看著自己的戀人愣了一下,看著他伸出手來輕撫著自己的頭髮,那目光像是被什麼融化般的,非常溫柔的。

「我回來了,蒼葉。」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14.性別轉換(MAGI-馬斯辛)

[我的五四三]雜事

14.性別轉換(MAGI-馬斯辛)

辛巴達揉著自己胸前隆起,變的柔軟的、雪白的、被稱之為乳房的脂肪。那過於熟悉的柔軟的觸感(還是無法一手掌握的巨乳)、提醒著自己目前身體驚人的變化,那讓辛巴達忍不住將另外一隻手往著自己早已感覺空蕩蕩的雙腿間觸摸著。

當然,沒有。

他還在思考著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或是因為過於疲憊產生的幻覺的同時,他看著那個從門口進來正抱著一堆捲軸的賈法爾看著自己的這個模樣,震撼的、將手上那堆捲軸碰的摔在地上,碰、碰、碰的聲響,好吧、辛巴達邊掩著耳朵邊想著。

這是、現實。

他看著自己變成了『她』的身體,身高縮水的、只比雅姆萊哈還要高個一些的,柔軟白嫩的臉頰、那讓他的整個五官都變的更加精緻的,他眨著那自然捲俏的眼睫,不可思議的,纖細的指尖,和...負擔過重的胸圍。

肩膀好酸。用著雙手托著胸部,辛巴達忍不住用著佩服的目光注視著雅姆萊哈,那變的有些水潤的目光盯的雅姆萊哈有些害羞了起來。

「好好喔!」皮絲緹說著,那雙大眼毫不避諱的直盯著辛巴達胸前渾圓、雪白的,巨乳。她看著原本是男性的王、和自己的幼兒體型。

太不公平了。

那察覺到自己部下憤恨的目光,辛巴達只是乾笑的,將目光轉向從剛才就沉默的站在她身邊的人。

「馬斯魯爾。」辛巴達看著站在自己身旁的人,那是仰著頭會覺得頸子發酸的高度,她輕喊著對方的名字才發現自己的聲音變的有些細、有些柔軟的。

然後,她看著她的部下因為自己的呼喊而輕輕的、不可察覺的輕顫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清脆的聲音是聽來有些陌生的,自己。

「王。」馬斯魯爾感覺自己似乎嘆了口氣,他看著那個站在他身旁便的嬌小許多的、緊貼著自己的肌膚變的過於柔軟的,然後他看著那雙變的更加媚惑人心的金色的眼瞳微微的瞇了起來,那有些壞心眼的模樣,看起來也非常可愛的。

「要摸嗎?」她說著,果不其然聽見身旁傳來其他人非常有默契的一同倒吸了口氣,那讓辛巴達覺得有些好笑的。

但她仍然挺起自己現在變的柔軟的胸部,毫不客氣的用著自己變的纖細的指尖緊抓著馬斯魯爾毫無動作的手,往著自己的胸前一抓的。

「辛!」

辛巴達看著自己瞬間被賈法爾用細繩給緊緊捆住的雙手,不由得感嘆著自己部下的手腳真是越來越俐落了呢。然後她邊聽著耳邊傳來賈法爾的碎碎念的,從一個國家的王到身為女性的矜持都出現了,聽的她頭暈眼花的,她看著那默默的還盯著自己掌心的馬斯魯爾,看著那毫無變化的表情,覺得有些無聊了起來。

「你有再聽嗎、辛。」她轉過頭來,看著那對著自己笑的非常溫柔的賈法爾,只能乾笑的、點著頭。

「是嗎、那再恢復前就乖乖待在這裡吧!你自己點頭答應了。」賈法爾看著眼前變的比自己還要矮小的辛巴達頓時抬起頭來,那雙金色的眼瞳瞪的又圓又大,像是什麼小動物般的,有那麼一瞬間讓他覺得自己似乎就要笑出聲音來,只能用乾咳來掩蓋過去。

「馬斯魯爾就留下來盯著辛吧。」

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胃,賈法爾覺得自己其實也是非常寵溺著自己的王的人啊。

馬斯魯爾看著那手還被綑綁住的辛巴達,看著她用著那被捆在一起的雙手拍著床鋪,用眼神示意著自己靠過去,然後自己才剛坐下,那渾身變的軟綿綿的、過於纖細的身軀就這麼的貼了上來。

「辛...」馬斯魯爾看著眼前坐在自己大腿上的王者,看著她還利用著那被綑綁之便,套著自己,將自己困在那纖細的兩手之間,他嗅著對方貼著自己的頸子和頭髮,那是非常熟悉的氣味,他非常喜歡的味道。

「特別服務、不錯吧!」辛巴達笑了起來,看著自己的柔軟的胸部隨著壓在馬斯魯爾的胸膛上而變形的,他看著變成女性身體的自己,看著那渾圓的胸部和纖細的手臂只覺得不可思議的。

「你喜歡巨乳對吧。」

馬斯魯爾看著眼前對著自己笑起來的、美麗的王,他感受著那和身為男性時完全不同的另外的一種媚惑的感覺,那喊著自己的聲音聽來有些甜膩的,那長長的眼睫在那白皙的面頰上落下淺色的陰影,但那雙金色的眼瞳裡所傳遞的情感,仍然像是要穿透他的心臟般的。

「喜歡。」馬斯魯爾聽見自己說著,他聽著辛巴達笑出了聲音來,整個人幾乎都攀在他的身上的,柔軟的身軀隨著笑聲震動著,然後他輕撫著對方藍紫色的髮絲,看著對方像隻貓般輕輕的弓著身體。

馬斯魯爾想自己的確是喜歡的,柔軟的女性的身軀,那觸摸著辛巴達胸部的柔軟的觸感彷彿還停留在自己的指尖上的,可是也在那個瞬間,馬斯魯爾想著,原來自己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在乎一個人的性別,因為那柔軟的觸感同時也讓他想起自己碰觸著身為男性時的辛巴達。

這都是他的『王』。

「不過,我還是喜歡你本來的模樣。」

「沒有巨乳的?」那是有些壞心眼的調笑。

辛巴達將臉靠在馬斯魯爾的身上,看著對方這麼說著的時候的神情,那特有的上揚的眼尾看起來非常性感的,他喜歡在這樣的時候放下一切尊稱,只單純的看著自己的馬斯魯爾。

那像是自己除了那些別人所給予的之外,最原始的存在的價值,只因為他是他便足夠的。

「那樣已經很好了。」
非常美好了。

只要你存在,就已是最美好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20.跳舞(DMMd-ノイ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20.跳舞(DMMd-ノイ蒼)

蒼葉有些不自在的看著眼前對著自己伸出手心、邀請著自己的Noiz,他眨著眼睛目光有些游移的,然後他看著Noiz那上揚的嘴角,有些壞心的、讓他有些不甘心的。

笑笑笑、笑死你好了。蒼葉沒發現自己現在的想法有多幼稚的。

「真的要跳嗎?」那像是不死心的掙扎般的。

「是你說想要學的吧。」Noiz笑了起來,看著蒼葉難得的在自己面前露出的模樣,非常可愛的,他看著他不甘心的將指尖放置在自己的掌心之中時白吸的雙頰也跟著有些不自在的,紅了起來。

真的,非常可愛。

「踩痛你的話我可不管。」那幾乎是有些賭氣般的,蒼葉赤著腳的,有些顫抖的將自己的腳踩上了Noiz的腳背,柔軟的觸感和溫熱的體溫都讓他不由得緊張得。

Noiz好笑的看著雖然嘴上那麼說卻又非常小心翼翼的蒼葉,他看著他像是害怕著自己疼痛般的,緊盯著自己的表情變化的,那雙金色的眼瞳非常澄澈的,非常美麗的。

他笑了起來,在蒼葉踩上他的腳背的同時,輕攬著對方的腰際、一個踏步、一個迴旋,他聽著耳邊傳來蒼葉的驚呼聲,那讓他心情更好了起來。

蒼夜聽著耳邊傳來著Noiz的笑聲,過於貼近的身體讓他感受著隨著對方笑聲而震動的身體,那讓他忍不住紅了耳朵,他看著對方笑起來的模樣,那瞇起來的眼睛看起來是如此美好的,然後他聽著、那不知道從何時突然悄悄播放的音樂,隨著Noiz的步伐,往前、往後、迴旋著,親暱的舞步。

像是他那天看見的老舊的電影一般的畫面。

「…啊!你怎麼知道我看了什麼電影!」

蒼葉發現自己年下的戀人只是笑得更大聲的,緊緊的擁著自己,再一個完美的轉圈,他沒好氣的,忍不住的,也跟著、笑了起來。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02.親吻某處 (DMMd-クリア蒼)

[我的五四三]雜事

02.親吻某處 (DMMd-クリア蒼)

CLEAR一直到現在都覺得這一切都是過於不可思議的,他仰著頭看著自己在艷陽下撐著的透明傘,折射著金色的光芒,那些光暈看起來過於朦朧的、夢幻的,和自身現在所感受的,非常相似的。

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意義、自己的價值,這些問題其實有時候還是會困擾著CLEAR,儘管他總是無法理解的,身為機器的自己所擁有的這些是否是因為、自己是『瑕疵品』的原故。

會覺得一個人很可愛、會覺得一個人很美麗、會想要去親吻、擁抱,甚至會覺得從胸口的地方傳來幾乎要碎裂般的疼痛感(他曾經為此想把自己的胸腔打開,但被蒼葉驚慌失措的阻止了),都是如此不可思議的。

對方告訴他,這是因為『喜歡』、『愛』、『欲望』,這是因為他是個比人類更接近人類的存在,CLEAR想起那麼說著的蒼葉臉上的表情,那金色的眼瞳微微的瞇了起來、像是月灣般的,有些想要哭泣卻又非常溫柔的、非常美麗的。

CLEAR從屋簷順著窗台走進房間,他想如果蒼葉先生看見了可能又會唸著怎麼老是不走大門之類的話語,那有些無奈的語氣非常可愛的。

『CLEAR、蒼葉就麻煩了。』他看著蓮從還在熟睡中蒼葉的身旁跳了下來,從門縫鑽了出去。

唉呀。有些無奈的抓了抓膨鬆的頭髮,CLEAR蹲在床邊,看著熟睡中的蒼葉那微微鼓起來的臉頰非常可愛的,這樣的感覺是會一直一直膨脹的嗎?

還是他又要故障了呢?CLEAR有些緊張的,他輕輕推了推蒼葉的肩膀。

「蒼葉先生、蒼葉先生,我好像又故障了!」

CLEAR看著蒼葉幾乎是用跳的彈了起來,金色的眼瞳瞪的大大的看著自己,指尖有些顫抖的摸著自己的頭髮、臉頰,像是要確認有哪裡毀損一般的。

「CLEAR,你有哪裡痛嗎?」

他聽著對方用著顫抖的聲音說著,他想跟他說其實他沒有哪裡痛,他是個機器人,可是看著這樣的蒼葉,CLEAR只覺得胸口又疼了起來,好痛、好痛。

蒼葉看著眼前那像個孩子般對著自己哭訴的人,仰著臉的、過份美麗的臉龐,他看著CLEAR那像是玫瑰般紫紅色的眼瞳倒映著自己的模樣,只是看著自己的。

讓他有些想哭的。

如果只是依靠著我喜歡你,難道不行嗎?蒼葉總是這麼想著的,關於自己、關於CLEAR,關於人類和機器人,關於那些總是不相信他們是相愛的。

一個事物有沒有『心』究竟是要靠什麼來證明呢?難道是只憑藉著那些肉塊就能代表活著嗎?

蒼葉輕輕的撫摸著CLEAR的臉頰,那是他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非常美麗的臉龐,然後他彎下身子,在CLEAR的胸口輕輕落下,親吻。

「還痛嗎?」 他笑了起來,看著對方露出有些呆愣的表情,非常可愛的。

蒼葉先生、這樣子太犯規了啊。
他聽見CLEAR咕噥的說著自己的表情太過色情,那讓蒼葉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還沒辦法理解自己到底用了什麼表情的同時,反而被那突然落在自己眉間的親吻給嚇了一跳。

「蒼葉先生、還痛嗎?」

他看著對方溫柔的、緊張的看著自己,落在眉間的那吻非常炙熱的,他輕撫著對方親吻的地方,所謂的『活著』。

CLEAR看著蒼葉笑了起來,那含著水氣的眼眸非常溫柔、過於耀眼的美麗著,讓他似乎產生了,自己擁有了心臟,正在跳動的錯覺。

噗通、噗通的。
活著。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01.牽手 (閃11-染吹染)

[我的五四三]雜事

30題之ㄧ!
然後我又好久沒更新了><


---
01.牽手 (閃11-染吹染)

這應該是少數的,讓吹雪覺得困難的事情,關於著所謂的『戀愛』。他抬起頭來看著那和他並肩站在一起的人,那是他必須稍微仰起頭來才能完全直視的身高差距(但他並不是那麼在乎),他看著染岡那微微低著的頭,還有那微微輕顫的眼睫毛。

啊、原來染岡君的睫毛蠻長的。吹雪總是會有些分心的想著。

「吹雪?」染岡喊著眼前似乎有些在發呆的人,他看著艷陽直接灑在對方那偏白的肌膚上,那臉頰都被曬的通紅的模樣,像是小孩子般的,有些可愛的,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欸?染岡君?」這下換吹雪不明白了,他看著對方掩著上揚的嘴角,只是茫然的眨著眼睛的,可是對方笑起來的模樣是如此可愛的,如果可以只有自己看見就好了,吹雪偶而會聽見自己的心裡傳來這樣的聲音。

那是想要傷害、卻又想要珍惜,矛盾的情感。

吹雪看著眼前這樣笑著的染岡,他只是輕輕的、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手背碰觸著對方的手背,那是非常炙熱的溫度,然後,他悄悄的牽起了對方的指尖,感覺自己因為過於緊張而出汗的掌心黏膩在他的指尖。

然後,他感到自己的牽著對方指尖的手指被抽了開來、反手的,握了上來,十指相碰的、那是足以將自己融化的溫度。

吹雪只是看著染岡那發紅的耳垂。

他想,這肯定是初戀了。
他,吹雪士郎的、最初與最終的愛戀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