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とワタシ

月亮哭了

世界がお前を殺しても 俺はお前を忘れない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雙子

[毒蘋果]虛言

虛言

雙子

少年靜靜的望著鏡子,反射著自己模樣的那個人。
扯了扯嘴角,然後那個人對著自己笑了起來。

少年覺得陌生卻也覺得喜。

只是太孤單了。

如果是兩個人就好了,他想。
那個人是這個世界上和他最密不可分的另一個人。

只是太痛苦了。

少年繼續扯動著嘴角,卻壓抑不住不停湧出的哀愁,胸口狠狠的悶痛著,似乎忘記了怎麼呼吸似乎忘記怎麼傾吐。

只是太悲傷了。

低低啞啞的,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他們活在世界的邊緣,互相拉扯著,互相傷害著,互相舔食著對方的所有一切。

只是太寂寞了。

他終究只有自己一個人。他終究還是只想要獨一無二的自己。
孤獨悲傷寂寞痛苦。

昏暗的室內,橘色的燈一閃一閃,浴缸裡的液體滿了出來,爬滿了冰冷的瓷磚。
艷紅的。滴答滴答的。

有誰死亡了。
死亡了 冰冷了

他摀著臉、
不知道是誰哭了起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のみを表示する

[毒蘋果]虛言

虛言




在這個擁擠的大城市裡,寂寞的男孩在窗口上遇見了一隻漂亮的鳥。

漂亮的色的眼睛、溜溜的轉啊轉的。
男孩輕輕的將鳥抓了起來,放在掌心上,撲通撲通的。

生命的感覺讓男孩第一次感受到胸口的鼓動。

寂寞的男孩對著鳥兒說了好多的事情,試圖排解寂寞。
碰碰跳跳的,關在籠中的鳥兒只是一如往常的轉著色的眼睛,深沉的孤傲的。

鳥兒唱著好聽的歌聲,不再展開翅膀了,只是碰碰跳跳的在籠子裡上上下下。
男孩還是日復一日的對著鳥兒說著自己的寂寞和痛苦,不停的不停的。

可是男孩卻開始發覺…寂寞就像是一攤色的死水,長出無數的手、緊緊的纏著他、用力的將自己往更深的暗裡掉落。

男孩想、鳥兒是不懂自己的寂寞的。
就像是自己從來也不明白為何鳥兒總是望著窗口同樣的天空發著呆。

他不懂他不明白,他想、關在籠裡變成自己的了,不會離開了,就不寂寞了。

可是、他們都太寂寞了。
男孩開始作了惡夢,鳥兒從籠子裡飛了出來,柔弱的翅膀長出強大的羽毛,拍著拍著用力的飛了起來。

男孩記得自己在夢裡大聲的哭吼著,鳥兒卻飛的好遠好遠了。

碰的、
男孩從床上跳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檢查著籠子。

碰碰跳跳的,男孩第一次看見了鳥兒眼中的孤傲,在那個溜溜轉個不停的眼睛裡有著和自己一樣的寂寞。

他是那麼喜歡他的鳥兒,那個發出美麗聲音有著漂亮眼睛和羽毛的鳥兒。
可是、男孩發現,雖然自己希望喜歡的鳥兒快樂卻不能放他離開。

因為他太寂寞了、鳥兒不能離開他的。
因為是他給鳥兒生活、所以鳥兒不能離開他的。

男孩一樣日復一日的對著鳥兒說話,可是他覺得他的鳥兒永遠也不能明白自己的痛苦了。
男孩輕輕的將鳥兒從籠子裡抓了出來,掌心傳來他熟悉的熱度。

男孩痛苦的哭了起來。
他覺得自己再度被拉入了色的漩渦裡面。

他用力的掐著掌心中幼小的生命,流失的溫度立刻轉成了冰涼。

男孩愣愣的看著他的鳥兒、
已經不能唱不能跳不能飛了、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了。

碰。
男孩覺得胸口痛的快要裂開了,他緩緩的倒了下來落在冰涼的地板上。
眨了眨眼,男孩第一次仔細的望著鳥兒總是忘著的那個方向。

那個他們第一次相遇的窗口,窗外有著好漂亮好漂亮的天空。
藍色的藍色的、深深的。

男孩終於在最後明白了鳥兒的寂寞和溫柔,
不是他給了他的鳥兒生活,而是他的鳥兒給了他生活。

男孩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冰涼了起來,痛苦的寒意侵襲上他的四肢,他緊緊的縮了起來,任由冰冷的淚水滑過自己的臉龐。

滴答滴答。
男孩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從色的死水裡醒來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